星島日報

【教育點評】官方教材兼具輔助與示範功能

2020-06-19 00:00
  最近教育局製作的新教材頻密上架,繼早前為小學常識科及初中中史科,製作鴉片戰爭與抗日戰爭的網上教材,又更新初中課程中「《憲法》與《基本法》」教材部分章節。官方教材從正面來看,既是輔助教學,亦是把課程宗旨、學習目標與重點,應用於日常課堂的實際示範。

  早前有小學教師被揭教錯鴉片戰爭歷史,錯稱英國「為消滅鴉片」向中國發動戰爭,當局在事後半個月為該科推出鴉片戰爭教材,詳細列明戰爭起因、鴉片禍害與林則徐生平。官方教材首頁列明課程宗旨、學習目標與重點,這樣的設計旨在提醒教師在教學上,須達到「培養對民族和國家的歸屬感及責任感」、「對了解中國歷史及中華文化表現興趣」等,能夠讓教師更清晰了解課程目標,在設計校本教材或日常教學時,教師應該有所依從,避免出現誤差。

  官方教材亦是教學示範,譬如小學鴉片戰爭教材有「虎門銷煙的科學」內容,解釋焚燒鴉片會產生大量濃煙和氣味,亦讓不法之徒從殘餘物中提取鴉片,故利用石灰、鹽和水把鴉片銷毀,這意味歷史學習未必是枯燥乏味或依書直說,更能與其他領域的知識有機結合,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中學版鴉片戰爭教材,有更深入的探究活動,照顧不同程度的學生,這正是教學上的實際需要。

  坊間教材與學習材料不少,但未必根據課程指引而設,內容質素參差,誤植歷史圖片或地圖資料時有所聞,官方教材在選材與內容較為嚴謹,譬如更新後的《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加入了終審法院在一七年就「梁游DQ案」上訴的判詞節錄,指出人大常委會釋法權的法源,以及對香港法庭有約束力,正是回應以往有意見認為前線教師缺乏法律背景,未必能夠「以法論法」,即使個別教師參考律政司出版的《基本法簡訊》,轉化為日常教學絕非易事的問題。

  雖然如此,始終課時有限,加上學生的學習差異、校情不同等,教師不可能完全照用幾十頁篇幅的教材,那麼怎樣剪裁為日常教學,或加以調適,作為學生的自學資源,又能符合課程宗旨、學習目標與重點,就需要教師作專業判斷。當局推出官方教材之餘,更宜提供多些教學支援,為前線教師提供教學經驗的分享,相信效果更佳。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