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抗疫應學港星 勿效英國

2020-03-17 00:00
截至本周一,中國以外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逾八萬七千人,首次超越內地的近八萬一千人。疫情全球大爆發,現時最高危的是歐洲,世衛指歐洲每天新增病例較中國疫情高峰期時還要多,已成「大流行的中心」。歐洲國家正不斷提升防範措施,相比不同地區的抗疫策略,香港和新加坡經驗看來最值得其參考,絕不能效法英國的放任做法,讓疫情擴散失控。

歐洲和美國疫情正趨惡化,多個國家如意大利、美國、西班牙、捷克、羅馬尼亞等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法國未宣布緊急狀態,亦要求大部分店鋪停業,其他如德國、挪威、丹麥等就採取「封關」措施。

各國措施或有不同,普遍趨向則是不斷加辣。世衛呼籲歐美向成功抗疫的地區學習,當中最成功的無疑是中國,但相信歐洲國家願學中國者少。主因是中國做法最嚴厲,不但向外封關,向內亦以霹靂手段執行封城、封社區、停工、停課、停娛樂等,在西方眼中是專制及侵犯民眾人權。中國採取如此激進做法亦逼不得已,皆因一不知新病毒狀態,二不知疫情擴散多廣,矯枉唯有過正,現在歐美對病毒及擴散情況有所掌握,除非如意大利般大爆發至社會幾近崩潰,否則不一定如中國般嚴厲。

阻接觸嚴管控 是「必要的惡」

歐洲目前所用手段,愈來愈近似香港和新加坡的措施,以減少國民接觸、減少其他國家國民前來。港星做法近日亦獲得一些西方媒體好評,如《華爾街日報》就指香港做得比較好。若參考港星經驗,歐洲有兩點可以考慮:一是港星能較好管控疫情,關鍵在於密切追蹤源頭,如發現病者就隔離其密切接觸者,對他們的工作和活動場所進行大消毒,香港更設隔離區,防止高危人士繼續留在社區。這些監視、追蹤及隔離的做法,被一些人視為侵犯民眾私隱和自由,歐洲要容忍這些必要之惡;另外,這方法只適合疫症仍較少的地區,港星至今確診只有二百多宗,尚可有效追蹤每宗個案的親密接觸者,但如德、法已逾五千宗,瑞士、英國等已逾千宗的,要有效追蹤和隔離就較難,但仍應做得多少是多少。

二是港星相比,香港更加嚴厲,包括停課、停公共設施,鼓勵在家工作及全民戴口罩等,新加坡就沒有停工停學,並認為無病就毋須戴口罩。按沙士經驗,天氣較熱可對新冠肺炎有所壓抑,新加坡病症較少未知是否與此有關,但歐洲天氣比香港寒冷,疫情威脅較港星高,防禦手段宜嚴不宜鬆,應考慮全面停課、暫停公共服務和活動,鼓勵在家工作等。

英提「群體免疫」 罔顧國民命

此外,歐美都必須有下一步的加辣規劃。歐美過去一個多月最錯的是,對中國疫情一副事不關己態度,爆發時就變得倒瀉籮蟹,吸取這些教訓,未來要為開發疫苗爭取時間,歐美須詳細評估在甚麼條件下,抗疫行動要作何種升級,甚至達到中國的程度。

歐洲抗疫最不可取的應是英國模式。英國宣布對輕症者不會再作檢測,並叫輕症者不要求醫,自行在家隔離七天,重症者才獲治理,同時表明不會停學等。英國首席科學官瓦朗斯指這是群體免疫法,待六成國民即四千萬人感染過病毒,就可達到群體免疫,傳播鏈便可切斷。他估計當中兩成即八百萬人會出現重症。

他沒有估計的是死亡人數,若以世衛估算的死亡率百分之三點四計,就有超過一百三十萬人死亡,即使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一,都有四十萬人會喪生,當中以老弱為主。如此將老弱置於危地,國民是否接受?會否引發社會恐慌?病毒若出現變異,受感染者體內的抗體還是否有效?英國醫療系統能夠承受八百萬重症嗎?

在各國嚴防之際,英國任由疫情爆發,必然導致各國與英國斷絕來往,英國又是否承受得起?英國政府拿國民及其他國家作賭注,既不負責任,亦欠國民及全世界一個解釋。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