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官僚僵化 種下疫爆禍根

2020-02-23 00:00
新冠肺炎疫情在內地有見頂趨緩的迹象,但在國外尤其日本和南韓卻有爆發危機,疫情恐會一發不可收拾。日本是中國以外確診新冠肺炎人數最多的國家;確診個案已達七百五十五宗,其中八成多來自「鑽石公主號」郵輪;「鑽石公主號」乘客及船員的感染比率已逾百分之十七,比武漢還要高,實令人痛心及遺憾,箇中亦反映官僚防疫失誤,以及日本的結構問題。

「鑽石公主號」郵輪上有三千七百多名乘客及船員,本月四日抵達橫濱後須留船隔離。由於人數眾多,日本沒有安排其他地方隔離,本是權宜之計,可以理解,但問題在於日本政府的輕忽,令船上疫情急速惡化。

按本子辦事 應變遲緩

日本政府所犯錯誤之多令人吃驚,一是檢疫太慢,又遲遲沒有向大學及私人醫療機構求援,未能第一時間將感染者分離,讓病毒不斷擴散;二是沒派防疫專家上船,在無人指導下,船上感染區和安全區分隔不清、船員防疫裝備及意識不足,助長病毒擴散;三是船上多易受病毒侵襲的老人家,但日本政府既欠藥物支援,又無心理輔導,讓他們關在船艙、活在恐懼中,削弱他們的抵抗力,加速疫情惡化;四是醫療設施不足,如一名確診港人要被送往偏遠的醫院,可能導致病情惡化。

上述問題都並非不可預見,但日本官員明顯輕視,一個佐證是早期登船的自衞隊成員只戴口罩,將船上患者送上岸轉往醫院時,又沒有採取隔離措施,現場自衞隊、警察等人員的防疫裝備參差混亂。日本媒體為政府辯護指,郵輪屬英國籍,日本法律和行政權不能用於船上,如此合理化卸責行為,與日本文化有關。

日本高度重視法規,好處是守法,弊處是一切都要按本子辦事,超出本子的就不會做、不能做,日本政府在二○一一年應對東北大地震的失誤,就與此有關。但日本政府沒有吸取教訓,面對郵輪危機、人命攸關,再次展現應變遲緩、態度輕忽,終令情況惡化,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問題更嚴重的是,日本政府的輕忽不僅是對「鑽石公主號」,對國內擴散亦如此。日本雖早在一月十五日已有確診,一月底並將新冠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但政府卻無後續動作,既沒有呼籲國民提高警惕和防疫、沒有調高海關檢疫措施、沒有加強檢測及隔離疑似病患者,亦沒有調動更多醫療資源準備抗疫等,更有負責防疫的厚生省高層上電視節目講解疫情時咳嗽、沒有掩鼻和戴口罩,成為反面教材。

憂損經濟奧運 淡化疫情

日本官員淡化疫情危機,表面原因是不想引起民眾不必要恐慌,但綜合日本現況,相信內裏有更複雜的經濟和奧運考慮。日本安倍政府去年十月加徵消費稅,導致去年末季經濟急劇萎縮百分之六點三,遠超預期,若再因高調防疫而打擊今年首季經濟,將日本推向衰退。日本對疫情低調處理,可避免影響旅遊和商業來往,尤其去年單是中國就有近一千萬旅客訪日、經濟貢獻一萬七千億日圓,更不容有失。更重要的,是東京七月將舉辦奧運,是振興日本經濟的重頭戲,不容疫情陰影打擊奧運籌備及門票銷售。

日本政府圖平衡疫情風險和經濟損失,猶如賭博。日本國民衞生意識高,二○○三年沙士零感染,或許亦增加日本政府賭贏的信心,而日本社會高度團結及跟從政府,政府不動,人民亦不會動,以至過去一個月多項逾萬人參與的節日慶典,如常舉行,徒增疫情擴散風險。日本非「鑽石公主號」的確診個案已逾一百二十宗,不少源頭不明,若遇有超級播毒者,就有可能引發社區大爆發,情況就如這兩天的南韓。

雖然沒有人希望日本政府賭輸,但其對疫情的輕忽,將「鑽石公主號」三千多人包括三百多名港人置於危險境地,亦令日本國民暴露於疫情危機中,確是難辭其咎。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