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歐洲 亞洲
非洲 澳洲
北美洲 南美洲
中國    

優遊派 玩食街
人氣廊 今日館
駕駛艙 時裝界

世界天氣


即 興 劇 街 頭 起 動 — — 與 觀 眾 連 
聆 動 空 間 把 即 興 劇 帶 到 街 頭 和 社 區 。
  今天本地戲劇的花圃,好像愈來愈盛放,但比較實驗的劇種,卻仍然不見茂密成長,好像即興劇,相比台灣及歐美其他地區,就似乎有頗大的落後。雖然舉步維艱,仍有不少有心人默默耕耘,對即興劇作出貢獻。對了,既然表演場地不足,把規模較小的即興劇,搬到街頭上演,如何?

  即興劇是一種戲劇形式,沒有劇本,以現場觀眾的建議作為靈感,演員即興自然地表演。當代即興劇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由Viola Spolin和Keith Johnstone開始帶進戲劇課堂,最初以戲劇練習的形式出現,但由於過程有趣,逐漸演變成一種獨立的表演形式。「觀眾欣賞即興劇,就是要看演員的特質、即時反應和魅力,不是『Chok』樣,而是真摯表現。」識.劇域的王艷璇稱,即興劇不代表臨急就章,反而是演員把演戲、聲音等各種技巧融會貫通,並即時自然地運用出來,「因為是即興表演,如果Gag出得好,觀眾會更加拍案叫絕。」對她來說,即興劇是一種突破、具創意精神、自我認識、與人合作的戲劇類型。

  王艷璇於2009年開始向環境劇場、即興劇探索,翌年正式成立識.劇域,以意念故事、環境劇場、即興戲劇為創作方向,走小劇場實驗路,盼與觀眾一起建構故事,第一場打正旗號的即興劇表演——參與香港藝穗民化節的《即興之所作——末日派對》,直至去年底才舉行,籌備時間整整一年,十分嚴謹,「大家要互相摸索和認識,有些明明是好演員,但碰在一起就是沒有火花,節奏頻率不搭配。」沒有劇本,排練有時會以場景(墳場)、角色(母子)等設定為框架,讓演員即席演戲,除了訓練即時反應,還讓演員尋找合適的拍檔,演員Barry笑言,要對身邊事物、時事、社會敏感,又指玩即興劇很有挑戰性、很刺激。他們最新的「即興演練團」,於今天(9月3日)及9月17日(二)舉行。

  「即興劇在香港不算流行,我跟朋友談起即興劇,對方因為覺得難明,所以卻步。」王艷璇坦言香港的即興劇水平,跟台灣、日本以至歐美其他地區比較,還有一段頗大的距離,「加拿大一所戲劇學校,就有即興劇學系,培育人才,叫人羨慕;歐洲許多地區的即興劇,也定期開騷。反觀香港,只有正劇的生態比較成形,觀眾看的劇種很少。」由於市場所限,戲劇學生縱有即興劇底子,但畢業後仍以演正劇為大方向,「演戲已經不能保證搵到食,參與實驗演出的就更少了。」至於跟香港毗鄰的台灣,則有2004年由吳效賢創立的勇氣即興劇場,在行內著名,吳效賢另有把派翠西亞.萊恩.麥德森的原著,翻譯成中譯本《成功創意,不請自來:13堂帶給皮克斯、夢工廠源源不絕活力的即興訓練課》,儼如即興劇手冊,也啟發了王艷璇成立識.劇域。香港的青皮人藝術合作社,則開辦課堂、申請劇場競技Theatresports的專利,「香港可以做得更好,現在演員似乎打『天才波』較多,其實即興劇是有一個系統可以依循的。」

  多得好戲量,把戲劇包括即興劇帶到街頭,並引起注目,其實也有其他團體,一直默默耕耘在社區街頭辦即興劇。聆動空間最初名叫「星期一小組」,由學了Playback(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幾位戲劇愛好者組成,當時Esther Yim和何柏存還不是成員,直至2000年後,兩人陸續加入,他們都曾是李域基(Veronica Needa)一人一故事劇場工作坊的門生。現約有八、九個核心成員的聆動空間,以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形式進行表演,自2003年起,他們於每月第一個星期六,在油麻地kubrick門外演出,年中無休,風雨不改,筆者也是觀眾,記得其中一次主題是「書」,表演時他們首先邀請觀眾分享閱讀經驗,然後即興以肢體動作表達出來,雖然沒有招徠許多人圍觀,但由於跟觀眾幾乎零距離,氣氛很好,他們即將於9月7日(六)晚上七時半至八時半再次在kubrick表演,而9月至12月,他們藉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舉辦的「2013社區文化大使計畫」,走進將軍澳尚德廣場、東涌逸東、牛頭角廣場等地演出。

  何柏存說:「戲劇普遍區分台上台下,鮮有互動,距離很遠,一人一故事劇場是一種很親密的表演形式,打破演員和觀眾之間的界。」Esther也覺得正劇主要是觀眾接收導演的訊息,「但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故事,卻來自觀眾。」相對正劇,一人一故事劇場不用「台燈聲」,製作成本相對較少,而且街頭演出流動性大,就算要攜同樂器,演員揹支結他便可動身,而且因為不收費,沒有收不夠觀眾的壓力。

  「街頭劇在香港始終比較少見。」何柏存續道:「充其量只是小丑表演,卻缺乏互動性的戲劇表演。」但他相信情況會愈來愈改善,譬如今年,他就指多了街頭音樂演出,途人也多了對街頭表演注目,所以他對街頭劇感到樂觀,也相信觀眾的接受程度會愈來愈高。但街頭、公共空間受管制的情況仍然普遍,物業管理公司、警方也可能會作出干預,對街頭表演或造成窒礙,不過,香港租金高昂、場地不足,創作人另尋街頭空間,自搭表演平台,是可以理解的事,「但街頭表演者不應把自己無限放大,譬如人人都把音量調到最大、鬥大聲,就會出現惡性循環,變成滋擾,應該以服務某一處空間為己任,讓大家都享受那種近距離親密感覺,這也是街頭表演最大的吸引力。」何柏存如此總結。

2013-09-03

 下一頁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