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自 資 院 校 缺 資 源   難 收 特 教 生
科 專 學 生 廖 子 康 ( 左 ) 及 劉 卓 樑 批 評 , 政 府 未 有 照 顧 自 資 專 上 院 校 特 教 生 的 需 要 。
  (星島日報報道)一紙學歷,對特教生而言,彌足珍貴。自小失明的廖子康,前年報讀毅進文憑,但心儀的自資院校憂慮資源不足,一度勸喻他轉報他校,最終他憑誠意打動校方,去年順利畢業。有副學士聽障學生強調,進修有助擴闊出路,望政府增加對自資專上特教生的支援。有校長批評,政府未有支援自資院校,令學校不敢收特教生。

  據教育局資料,入讀本地自資副學位及學士課程的特教生,由○九/一○學年的一百四十一人,急增至本學年的二百七十人,增幅近一倍。其中聽障及視障學生人數最多,分別有五十七及四十三人,佔總數三成七。香港科技專上書院前年取錄兩名聽障及視障學生,包括自小失明的廖子康(阿添)。他一直靠聽聲、摸凸字學習,熱愛鋼琴的他,亦靠反覆苦練。

  「看不到」的障礙,令他中學時代飽受歧視,去年他將個人經歷集結成書,道出視障人士的辛酸。文憑試成績欠佳,阿添前年入讀科專,進修音樂,但自資院校資源不多,學習大多靠自己。「學校將教學內容以電子檔傳送,方便我以發聲器或者翻譯成凸字學習。不過,數學圖形不能翻譯成凸字,只能靠補習。」

  科專校長時美真指,「學校自負盈虧,欠缺資源支援特教生,老師亦欠專業培訓。」她又透露,當日阿添報讀,曾派老師勸喻他轉校,「始終院校資源不足,寧願不收,亦不敢收。因為他夠獨立,不須太多支援,才決定取錄。」

  患深度聽障的劉卓樑,靠讀唇「聽聲」,以前讀主流中學,常被同學欺凌,「連我都介意自己,好自卑。」現於科專修讀電腦副學士,全英語授課,阿樑大歎:「英文發音很難認,老師生病戴口罩便看不到,幸好學校提供詳細筆記,可自行溫習。」他認為,「特教生升讀資助大學不容易,自資進修副學士,日後的工作待遇未必與一般人看齊,但至少出路多些。」

  為爭取支援,時美真曾聯絡教育局,但「當局只說能支援院校以買服務形式,幫學生做翻譯之類,無特定撥款」。她直言,政府不撥款,院校可以做的不多,「只能安排凸字考試卷、要求老師講課慢些、提供輔導等,輔助器材方面就靠學生本身,院校難以負擔。」

  教育局指,政府支持職訓局於一二/一三學年設立青年學院,令少數族裔及特教生獲專業教育及培訓。本年度亦向政府獎學基金及自資專上教育基金注資四千萬元種子基金,為專上特教生設立獎學金,每年約一百人受惠。發言人指,不少專上院校按特教生的需要,委派學業顧問、提供合適器材等,但暫未有向自資院校撥出特定津貼

2014-04-22

 下一頁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