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美其後公開攻擊自己的網民帳戶,並再度發文駁斥。
裕美其後公開攻擊自己的網民帳戶,並再度發文駁斥。

「安心出軌」事件餘波未了!曾經被指背夫暗撻黃子恆的裕美,早前回應事件時稱「可能情到濃時有時一啲感覺控制做一啲嘢」,言論遭到網民抨擊。裕美在社交網站發表千字文反駁,又稱自己遭到網絡欺凌。

裕美連續發出兩個帖文,其中提及自己的經歷,指一段關係出現破裂時,是外人沒法看到的,當兩個人都毫無感覺,彼此不再關心對方,其實分開的默契早已形成,亦自然容易發生外來情愫。「外人看來,這自然就是出軌、不道德。但是如果你明白真實雙方的心理世界,你真的覺得那麼的有問題嗎?還是人性而已?」。

她又指,自己不知道安心事件裡面兩段伴侶之間的關係,也不適宜評論。但她指出,在外國很多藝人都曾經「偷食」,但並未有影響事業,「點解要將私人個人既事要同工作拉埋一齊嚟講?」,又稱好多香港人認為,香港明星就要安份守己,做榜樣,做到聖人咁樣。」

不過有關言論未獲網民支持,不少人怒斥「不知所謂」、「想紅」、「抽水」等。裕美其後公開攻擊自己的網民帳戶,並再度發文駁斥,強調自己是「娛樂圈裡面算係唔想紅嘅一個」,至於自己是否一名衰人,「如果該婚姻、情侶關係係有名無實,或者有共識分開、離心已決,那麼所謂的出軌、偷食,也係有名無實,不值得大家批判的」。

裕美。
裕美。

原文如下:

「琴日出席活動,接受各傳媒的採訪。被問及到「安心事件」嘅我,就將自己嘅見解做咗一番分享。

之後我見到傳媒嘅標題,係話「情到濃時難控制」。我想講下自己嘅經歷。

依家冇咗多年嘅management,讓我可以更自由地面對自己及輿論。當年我婚姻涉及嘅問題弄到轟轟烈烈,自己係冇好好地講清楚。

一段感情裡面出現嘅問題,外人其實唔會睇到,但其實好多人都經歷過。一段長感情想要維繫好,更是難上加難。

身邊嘅一啲朋友,其實都有複雜嘅感情世界。一齊咗15年、同居了6年、結了婚8年,甚至有埋孩子,才發現關係已降至冰點,兩人毫無感覺、關係,甚至其實唔再彼此關心,卻又因為多年嘅感情、共同生活、習慣,無法一時三刻分開。但其實分開嘅默契早已形成。咁呢個時候,其中一方喺生活中毫無溫暖、甚至被對方冷落、粗暴對待嘅情況下,在外面遇到新的人,自然會產生情愫 - 因為關係裡的對方,其實早已唔care。

外人看來,這自然就是出軌、不道德。但是如果你明白真實雙方的心理世界,你真的覺得那麼的有問題嗎?還是人性而已?

這跟安樂死的辯論有所類似。生命,就真的是聖潔到無論如何都不能終止嗎?當生不如死時,當事人真的不能自己做一些決定嗎?只要是自殺了,就代表有罪、不尊重造物主,或者該協助醫生,就是犯了謀殺嗎?至少,我們不能睇得如此表面及簡單。

我當年,正正就係出於一個死症裡面。婚姻關係實際走到盡頭,兩人不合,各奔東西。分開手續需要過程,但離心已決。法律上或許是夫妻,但精神上呢?對方的一些針對我的動機和言論居心叵測,但從我的角度,面對有名無實的關係,我認為想馬上展開新的生活,無可厚非。當然我地也要盡我地所能去fix段關係,但這也要兩方子努力,不能單方。

我不知道安心事件裡面兩段伴侶之間的關係,也不適宜評論。我只能說,如果他們關係是有名無實,好像我當年一樣,那麼所謂的「出軌」、「偷食」,就和該段婚姻、情侶關係一樣,有名無實。嚴格來說是正確,但是who cares? We know the truth.

其實係外國,有好多藝人都”偷食”但都不會影響佢地既事業無左,點解要將私人個人既事要同工作拉埋一齊嚟講?但香港好多人覺得,係香港做明星就要安份守己,做旁樣,做到聖人咁樣。有幾多有錢人或做高層搵好多錢既人,佢地都有偷食,但因為佢地唔係公眾人物所以無人講,無人知。
我唔係將偷食合理化,係我既角度睇事情,係出於憐憫人既心理,唔係不斷講岩定錯,對錯,大家都明白,錯了就要將人置於死地嗎? 明知故犯,請問大家人生當中有無試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