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
陳健民。

佔中九子案次被告陳健民繼續接受控方盤問,陳解釋為何沒有在更早的時間發表記者會及自首時,指出當時學生在2014年11月30日進行升級行動,「雖然無暴力,無打警察,但係走去俾警察打」,示威者帶著頭盔裝備看似挑釁警方,陳哽咽地說:「就算被打到頭破血流都唔會得到同情」,「明白佢哋憤怒同沮喪,但我哋唔想見到咁多人受傷」。坐在犯人欄內的朱耀明牧師亦傷心痛哭,戴耀廷及陳淑莊在旁拍肩安慰,陳健民亦以紙巾拭淚,法庭曾休庭5分鐘讓他們平靜情緒。

陳健民稱警方施放催淚彈後,陳曾接受訪問時表示「如果政府容許大眾使用添美道,呢啲事(佔領夏愨道)就唔會發生」,而添美道亦足夠容納及管理參與人數。法官問及當時示威者是否不單止佔領行人路亦佔領馬路時,陳表示認同。陳續指宣布啟動佔中後沒有時間討論佔中運動需要維持多少天,亦認為當時是危急情況,只好見步行步。

陳健民指戴耀廷當時認為佔領數天便會退場,朱耀明牧師亦表示希望盡快自首以完結運動,但陳健民堅持己見,希望留守直至學生與政府談判,戴耀廷及朱耀明亦尊重其決定,戴耀廷亦與陳健民一直留守直至2014年10月28日。直至2014年10月21日政府與學生代表進行對話,佔中三子希望學生持續與政府談判,但學生認為在談判已沒有意義,雙方就議題爭論多時,三子當時曾想到如果學生的談判可否委任學者及泛民去談判,甚至提出在佔領區邀請香港大學民意調查中心進行廣場公投,但學生擔心廣場公投會成為迫使他們退場的工具,最後三子更向公眾鞠躬取消公投。

陳健民指當時感到沮喪,認為學生已經不再聽佔中三子的意見,又認為「一直都係我拖住佢哋(戴耀廷及朱耀明)無得走」,故與戴耀廷決定回校復教並淡出佔中運動,但在與學生分道揚鑣後亦有回到金鐘作道德上的支持。陳表示「學生從來都係領導角色,好多佔領者自己決定,唔聽指令」。

陳健民指佔中物資站95%都不是「和平佔中」的物資,很多香港人主動捐出水、食物、藥物等物資,故在淡出佔中運動後亦沒有撤回「和平佔中」的少數物資。陳健民在2014年11月18日在明報刊登的《公民抗命的邊界與轉化——兼回覆「教育小卒」》一文內已提及佔領者已經超越「合乎比例」的原則,民調亦顯示越來越多人認為佔中運動需要完結。

陳健民作供完畢。

法庭記者:劉曉曦

戴耀廷。
戴耀廷。
陳淑莊。
陳淑莊。

鍾耀華。
鍾耀華。
張秀賢。
張秀賢。

黃浩銘。
黃浩銘。
李永達。
李永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