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休止期後,詩詠更認清自己。
經過休止期後,詩詠更認清自己。

女人總會訂下甚麼適婚年齡,覓得好歸宿才為之幸福,在戀愛路途上崎嶇不平的唐詩詠愛過痛過,在這段愛情空 期反而令她有頓悟,「 這段期間我學懂愛錫自己,這樣才可以預備去迎接新一段戀愛 。」

對愛情不強求,抱隨緣態度,這是輕熟女的生活態度! 

有說女人就如紅酒,紅酒陳年後更香醇,女人的人生閱歷漸多,經雕琢後韻味亦慢慢散發出來,從前的唐詩詠予人清純鄰家女孩感覺,現在眼前的她多了一份女人味,亦多了一份自信美!

「以前做模特兒時不會給自己規限,甚麼衣衫也會穿,反而做藝人後給予了自己框框,前幾年開始覺得是否可做回自己呢?以前穿得帶點性感也不太習慣,但近年開始明白女人要接受及了解自己,亦要愛自己,那就要由身軀開始,無論身材好或否都可以試下性感打扮,可能因為多了份自信。」

詩詠自覺女人無論身處那一年齡層,皆要抱著學習心態。「前幾年我去學繪畫,因為年幼時沒機會學到,所以長大後做回想做的事情,另外跟甄詠蓓上演戲課程,在過程中加深認識自己,甄老師亦教曉我演戲以外的東西。」

遇上瓶頸位

去年詩詠憑《不懂撒嬌的女人》成為雙料視后,入行15年的她可說終於獲得一份肯定,但未有因而為她添上壓力。
「對我而言拿視后並非演藝路上的目標,只是在『路途』中的一個鼓勵,可以讓家人見到我攞獎,這是最開心的。但工作上我從來沒有想過拿任何獎項,反而希望好好享受演戲,最開心是近年不少監製讓我作不同的嘗試,包括需要打鬥的角色,另外角色亦相對以前較複雜,亦感開心監製信任我可以演到,自己亦會為角色加添一些東西,以前沒那份自信這樣做。」

回首15年的演藝路,詩詠亦經歷過一些事業瓶頸位,不但未有恐懼,反而在這休止期可以更了解自己,再度重新上路!
「我不是港姐或藝訓班出身,入行後要靠自己不斷學習、向上爬,有低潮期也是必經階段。我在拍攝《不懂撒嬌的女人》前有9個月沒拍過劇,反而這段期間跑去學演戲,在人生每一階段裏總有些因由令你遇上某些事或人,慶幸那階段遇上我的老師(甄詠蓓),令我明白到停下來並非很差的事,視乎你怎樣想,對我而言要好好利用這瓶頸位,看看如何再向前行。」

常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少新晉花旦也在上位中,如李佳芯、朱晨麗等勢頭都頗勁,未知詩詠可擔心受威脅?
「外間人覺得我們之間有好多競爭,由我第一日入行抑或加入無綫時,甚至乎做模特兒的時候,我一直沒有這種想法,因為我覺得這一行容納到好多人,更加希望身邊出現很多好叻的人,才可以令這行業發展更蓬勃,所以不會視她們為勁敵,只會跟自己說:『我要再努力一點!』。人只為自己而努力,不是跟人家比一日長短,而是讓自己的事業『種子』發芽!不需要去比較誰較成功,每一個人的成功定義也不一樣,在我而話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便是成功,現在的我
慢慢邁向這一步,可以選擇一些自己合適的角色。」

相識相知是緣分,詩詠跟田蕊妮因為拍劇而變稔熟, 阿田不時在身邊提點她,仿如一位守護天使般,給予她生活上不少動力。

與洪永城一段情沒開花結果,但詩泳沒對愛情失信心。
與洪永城一段情沒開花結果,但詩泳沒對愛情失信心。
《不懂撒的女人》讓詩詠走出樽頸位,有了新突破。
《不懂撒的女人》讓詩詠走出樽頸位,有了新突破。

碰上真心友
「其實很奇妙的,記得某次看完舞台劇一起去食飯,因為我想請教她關於宗教的事情,她跟我分享了好多,那時候媽咪離開了數年,當談到這話題時,一些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一刻媽咪的樣子便浮現了出來,所以自那一刻開始阿田說甚麼我都會聽,她好像我的守護天使。阿田對我很坦白及真誠,會直接說出我不足之處,不會作出任何修飾,起初都會有點難堪,其後想每天都聽到她這樣說,很難得有個人不會轉彎抹角說出不好之處,令我快快可以改善,很感謝她在我身邊出現。另外阿田是一個很有義氣的女人,知道你不開心時,會立即出現在身旁陪伴。」
事業發展如意,惟已屆37歲的詩詠感情上依然交白卷,縱然身邊人相繼成家立室,她卻不着急嫁人,反而學懂要愛自己。
「這段期間我學懂去愛自己,對我而言是很大得着,可能經過這階段才了解自己更多,我亦發現懂得愛自己才可以去愛人,否則另一半都不懂得疼惜我,要各方面準備才可以去拍拖!」
緣分要來便來,詩詠未有想得太遠,亦未有為快點擺脫單身,
而把擇偶條件降低,「我揀男友從來心裏沒有一張『清單』,最重要看感覺,儘管搵到一個男友符合你要求,亦不代表一定會幸福,找一個愛惜你的人勝過一切。」
詩詠坦言會跟男士約會,但相對從前會花更長時間去認識及溝通。「以前的我性格很着急,現在學懂放慢腳步,慢慢去認識一個人,但我又不會為此而減產,我會繼續自己的生活,不希望影響到我的生活。」

撰文∣游艾維 攝影∣張家宜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與田蕊妮結成好友,詩詠認為是上天恩賜。
與田蕊妮結成好友,詩詠認為是上天恩賜。
如今拍新劇,詩詠對自己更有信心。
如今拍新劇,詩詠對自己更有信心。

詩詠望做回自己,少許性感無妨。
詩詠望做回自己,少許性感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