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圖
網圖

近年全球響應#MeToo運動,陸續有名人公開指出被性侵經歷,引起大眾關注。有關注性侵的機構發表調查指,童年時被性侵者,出現性焦慮、性害怕和性抑鬱較一般人嚴重。機構性治療師更指,有受害人更因未能擺脫陰影,13年來跟伴侶未能行房;亦有個案被性侵後,對性的界線模糊,曾同時間跟15人交往。

香港性教育、研究及治療專業協會發表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的調查,調查以自願及不記名形式訪問了441名女性,當中53人稱童年時被性侵,她們在性焦慮、性害怕和性抑鬱的分數偏高,分別達11.4、13.6及11分,均較一般人分數高,每項因素總分為25分。

協會成員、性治療師吳穎英指,一名女生13至18歲期間,多次睡覺時被父親撫摸,包括私人部位,她當時不懂反抗,只能裝睡。女生長大後未能走出陰影,她跟伴侶交往及結婚13年間均未能行房。她接受性治療時,發現患有性功能障礙,丈夫其後提出離婚,令她出現抑鬱症狀需到精神科求診。吳穎英表示,另有性侵受害人的價值觀改變,「對性的界線變得模糊」,變得濫交,同一時間跟15人交往。

協會會長吳海雅指,大部分性侵者都是受害人信任的人,她們未必懂得掙扎。她續指,童年時遭受性侵,會降低事主自尊心及生活滿足感,影響日常生活及建立親密關係,患有性功能障礙的風險亦較大。她呼籲社會應正視兒童性侵問題,聆聽受害人的感受,鼓勵求助。

至於法院早前裁定一宗教練非禮女學生案罪名不成立,吳穎英相信法庭判決公正,但擔心有受害人或害怕沒有足夠證據便拒絕指證性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