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上訴案今午續審。代表第5及第6上訴人陳少丹及關嘉豪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指,曾健超不能辨認襲擊者是誰,但原審法官憑2上訴人當日所穿的鞋,便裁定2人有罪,卻忽略了曾健超被抬至龍和道「暗角」前、參與警員可能有變的可能性。郭莎樂又謂曾健超敵視警方,原審法官卻單憑其一面之詞,判斷陳確實在警署掌摑曾,裁決毫無根據。案件明早續審。

郭莎樂指,控方唯一指控陳少丹掌摑曾健超的證據,是曾在庭上的證言,但其證言的可信性存疑。如曾指抬走他的警員的角色,由始至終並無改變,但原審法官裁定警員抬走曾時確有改變位置;曾指警員對他帶上手扣前對他施襲,但原審法官接納警員證供,曾被捕時因激烈抵抗而被制服。惟原審法官裁決時,未有解釋他為何接納曾就警署被掌摑的證供。

代表第7上訴人黃偉豪的資深大律師謝華淵指,原審法官全憑環境證供裁定黃有罪,並提出2點內在不可能性,即首6名上訴人不可能容許其「快速應變小隊」以外的人負責抬曾,甚至襲擊曾;小隊以外的警員,亦不可能為首6名上訴人提供協助。謝坦言原審法官所提論點純屬假設,他既忽視小隊本身倉促成軍,亦忽略其他未知的可能性。

法庭記者:黃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