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分析指總統特朗普刺激了少數族裔踴躍參選,因特朗普贏得大選後,無意中政壇新丁的恐懼消除了,現在更多人就算毫無政治經驗也敢參選。(資料圖片)
有分析指總統特朗普刺激了少數族裔踴躍參選,因特朗普贏得大選後,無意中政壇新丁的恐懼消除了,現在更多人就算毫無政治經驗也敢參選。(資料圖片)

今屆美國中期選舉其中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少數族裔踴躍參選,分析指,總統特朗普對此發揮了重大影響,不少政壇新丁覺得,既然毫無政治背景的人都可以當選總統,自己何嘗不能成功。

據報,環顧全國少數族裔的競選先例比比皆是:加州出現首名可能代表共和黨晉身聯邦眾院的候選人;羅德島首次有華裔競逐州長;夏威夷也可能選出首名男同性戀聯邦眾議員。在這波族群多元化的浪潮中,民主黨繼續扮演主要角色,根據黨內統計,這次參加各地州議會選舉的6000多人當中,5300人來自民主黨,其中約1100人不是白人,而在共和黨一邊,非白人只有275人。

這個現象背後涉及多方面原因,國民族群日趨多元化、穆斯林開始參與政治等,都是重要因素,但另一個因素卻與特朗普有關。鼓勵移民及其後裔從政的民間組織「新美國領袖」負責人博瓦尼(Sayu Bhojwani)解釋,特朗普贏得大選後,無意中政壇新丁的恐懼消除了,現在更多人就算毫無政治經驗也敢參選。

協助亞太族裔參選的「AAPI勝利基金」總裁尼克爾(Varun Nikore)則說,聯邦級別可以輕易找出至少20個亞太裔候選人,州府級別這個數字能增至40人,到了市長、市議會和地方級別,數字已經難以計算,但無疑候選人的面貌已有明顯改變。

在少數族裔參與的選舉中,其中幾場頗受關注:
  喬治亞州州長選舉:民主黨候選人艾布蘭(Stacey Abrams)一旦勝出,將成為當地首位非裔州長,以及全國首位非裔女性州長。
  羅德島州長選舉:華裔候選人馮偉傑(Allan Fung)代表共和黨,正挑戰民主黨籍現任州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
  加州聯邦國會選舉:韓裔候選人金映玉(Young Kim)正代表共和黨,爭奪議員羅伊斯(Ed Royce)退休後騰出的第39區席次,她如果成功,將是首位韓裔女性國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