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蕊妮與杜汶澤結婚十三年,一直相濡以沫,難怪阿澤將婚姻比喻為威士忌般,時間愈久才會更醇。(網圖、資料圖片)
田蕊妮與杜汶澤結婚十三年,一直相濡以沫,難怪阿澤將婚姻比喻為威士忌般,時間愈久才會更醇。(網圖、資料圖片)

「一加一,等於二」大概是幼稚園已學會的算術題,可是在現實世界,有多少付出會有同等回報呢?

田蕊妮在新歌《兩口子》中唱出對婚姻的體會,認為只要在「一加一」這條算術題中減去自私,便能自然地等於了二。或許在愛情這個「化學世界」中,才能撇去功利社會的「理性雜質」,完美體現「一加一,等於二」的真正意義。撰文∣彭形影攝影∣李樹勳

場地∣MangoTree服裝∣Zadig&Voltaire@ITHK

那些年,年僅16歲的田蕊妮憑藉《一首獨唱的歌》贏得歌唱比賽,晉身演藝界;經過那些年,她終於重返樂壇,以新歌《兩口子》訴說着角色而外的她,細味着演戲以外的生活。

「雖然我是靠唱歌入行,但之後一直沒有機會做歌手,說實話我亦沒有爭取過,一來我真的沒有多大事業心,二來是日子久了也知道機會渺茫,總是想着拍劇做到好角色便算數,久而久之自己也記不起曾有過這樣的夢。直至12年我老公(杜汶澤)將我在廁所邊化妝邊唱《沒那麼簡單》的片段放上網,繼而推出翻唱碟兼開了音樂會,我也覺得終於圓了歌星夢,以為『That'sAll』喇!

「豈料星娛樂高層TommyChu聽了我的翻唱碟,以好友身分給予我不少意見,提點我的不足之處,還提議我要再出碟,但那時媽咪的狀況不好,我便開始瘋狂拍劇,一拍便拍了幾年。直到我40歲生日,我發現有些人生看法想跟大家分享,因為拍劇只是表達角色及編劇的想法,那個不是真正的我,於是便膽粗粗問Tommy是否真的願意幫一個40歲的女人出碟,可謂一個『反覆來回互煎』的過程,哈哈!」

與男神拍MV

除了首度擁有自己的歌曲外,阿田還獻出了做導演的第一次,找來「Trivago男神」黎學勤(Jeffery)演出《兩口子》MV,以「老婆的視覺」說着愛的故事。

「Jeffery的眼神有點像金城武x梁朝偉,很有魅力,不少朋友也視他為男神,所以學廣告話齋,我也是想用『最抵的價錢』去認識他,他亦一口答應,哈哈!他不像時下的男神,那種零毛孔,皮膚又白又滑的男生,反而像我們以前那種男神,金城武、方中信那一類,很man,有可以保護人的感覺。

「《兩口子》MV一定要有杜汶澤出現,所以安排他在最後一個鏡頭出現,與Jeffery穿着同一件球衣,由Jeffery慢慢變成阿澤,原意是想表達在我眼中,我老公永遠是我的男神,無論他變成怎樣也好。」

與杜汶澤拍拖六年,結婚十三年,合計近二十年時間,不多不少,恰巧陪伴了田蕊妮一半的人生,餘下的時間亦希望攜手共度。

與阿澤的相處之道,阿田認為是包容和接受。
與阿澤的相處之道,阿田認為是包容和接受。
阿田大讚「Trivago男神」黎學勤的外型夠man;阿田與黃翠如、唐詩詠因工作而成了好姊妹。(網圖)
阿田大讚「Trivago男神」黎學勤的外型夠man;阿田與黃翠如、唐詩詠因工作而成了好姊妹。(網圖)

最聰明也是最愚蠢

「其實每段戀愛的感覺都一樣,但相處方法卻截然不同,熱戀期過後便要轉為互相相處,雖然這是最艱深的學問,亦是婚姻最美麗的地方。我們的婚姻當然不是一帆風順,但嫁給杜汶澤的確帶給我很精采的生活,沒有杜汶澤,我一定不會是今日的田蕊妮!我不敢說我有何成就,只是或者我會變了一個悶人,他令我學習了很多,在待人處事及思想上都進步了,這種感覺很真實。

「結婚當然希望一生一世,初時我會將阿澤套入我預設的『完美老公』角色,甚至扭曲他去迎合『完美』一詞,當然不OK啦!但原來自以為去『包容』對方更加大鑊,這樣變相將自己放在道德高地,出事時便更嬲,覺得人家辜負了我!所以真正的接受與包容是二人要處於對等位置,大家慢慢放下自私,多點站在對方的立場去看,這樣的相處舒服得多。」

「彼此也學會無知,連是非都不要爭議。」《兩口子》其中一句歌詞這樣寫道。對於杜汶澤經常站在風口浪尖上,阿田認為他是最聰明的人,也是最愚蠢的人,聰明在他很快看到問題所在;愚蠢卻是他選擇出聲。偏偏在這個社會,勇敢發聲從來不是易事………

阿澤有光環

「其實大家沒有冤枉他,他的確說話直接,亦很夠膽講,很多人擔心他的敢言會影響到我,也變相覺得我很偉大,甘心做他背後的女人。但在我心目中,他100分的地方是對我有無限耐性,很多男生在拍拖初期會對你有耐性,久而久之便失去了,但阿澤不是,他這麼多年來都對我有耐性,而且觀察入微,會察覺到我很攰或不開心,無論我說甚麼、說多久,他也會認真聆聽,換着我自己有時也會對他不耐煩,甚至黑面呢!所以我能夠擁有這樣的伴侶,真心覺得好幸福,阿澤簡直有光環呢!

「外面的事對我不重要,最重要是我們的相處,最重要是他身體健康。錢多有多使,少有少使,人生需要的東西其實很簡單,一屋兩口,一張牀,一隻MoMo(杜氏夫婦的愛貓),便可以過得很安穩,縱使我們擁有再多身外物,也不能帶來這種感覺。

「我也有心疼他遭受到不公平對待,若是我或者已抵不住頸說出來,但他偏偏覺得不需要去澄清,反正各人有各人的選擇,外面發生的事總會過去,最後大家也會老會死,我要做的就是體諒及尊重他的選擇,再從中學習,兩口子開開心心便好了!」

與坤有緣

緣分除了將田蕊妮與杜汶澤緊扣在一起外,這種「化學作用」也應驗在她與吳業坤身上,阿田於10年與森美主持《超級巨聲2》後,一句玩笑話令年僅20歲的James變「坤哥」,更令二人成為好友。

「我睇住坤哥入行,在《謎》又演師徒,他還被我掟落樓呢,哈哈!如今我簽唱片公司又做了他的師妹,他又不知何故很信任我,真的幾有緣,但這樣說起便想打冷震,不要再說!我相信他看到師妹做出成績已『老懷安慰』,他也是時候退出樂壇了,哈哈!」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