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妻子陳芝芬(中間 戴口罩)。 資料圖片
死者妻子陳芝芬(中間 戴口罩)。 資料圖片

重逾400磅德籍釀酒師於16年8月初8號風球期間因發燒到仁濟醫院求醫,釀酒師未等及任何治療,入院後4小時不治,死因庭今就ALTBAUER ULRICH的死因陳詞。仁濟醫院代表律師指遺孀陳芝芬對仁濟醫院的指控為無根據,又指遺體經化驗後得知死者死於鏈球菌中毒性休克症候群連帶壞死性筋膜炎。 仁濟醫院代表律師在庭上指出若死者清楚手指上的傷口帶有毒性強的細菌,應一早清洗,但當時死者同事及遺孀卻未有留意手指上1cm的傷口,死者亦自行在家中服藥休息,延遲送院救治。就遺孀對醫院的指控,代表律師稱雙方供詞有出入。遺孀稱落口供時,警員只為其錄取「大路嘢」,警員作供時則稱遺孀需時準備錄取口供,亦曾自行提交十多頁紙作參考。院方承認未有為死者清洗傷口的指控,但指出傷口需即時被處理,考慮送院時傷口已出現一段時間,清洗傷口對細菌入血的傷口已不適用。就醫生的角度,死者未曾稱傷口疼痛,送院時清醒,故未有作入侵性治療。另院方承認未能為死者量度血壓,因其手臂太粗。代表律師續指院方需時為病人檢查作最理想治療,但因死者送院時已出現化膿性鏈球菌感染,致惡化情況加快,引發鏈球菌中毒性休克症候群連帶壞死性筋膜炎。 法庭記者:黎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