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玲玲表示,有數名粉絲也前來唱歌,難以不斷輪流20分鐘使用。黃賢創攝
「大媽」玲玲表示,有數名粉絲也前來唱歌,難以不斷輪流20分鐘使用。黃賢創攝

今日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撤銷後首個周末,部份表演者到尖沙咀繼續表演。已在尖沙咀表演一年的表演人士稱,新駐「大媽」用強勁擴音器唱歌,蓋過鄰近表演者聲音,也不願意互相遷就,間接逼使他們離開;亦有商戶表示,「大媽」進駐尖沙咀後,原有的年青表演者沒有再來,「大媽」亦不易溝通,難以令她們降低聲量。

來自塞內加爾的Kande Mansaly到港17年,一年前在尖沙咀表演打鼓。他表示,自己跟其他歌唱表演者願意互相遷就,輪流表演20分鐘,避免疊聲情況。不過,他今天向其中一團表演者提出相同做法,對方卻拒絕他的要求。他認為對方的擴音器十分大聲,若同時表演,將蓋過自己聲音,故選擇執捨細軟離開。

記者向拒絕輪流使用場地的表演者查詢,其中一位表演人士玲玲稱,她們是由旺角轉過來的表演者,她們有先讓Kande表演20分鐘,但之後就不願意輪流表演,原因是有數名粉絲也前來唱歌,難以不斷輪流20分鐘使用。被問到是否音量過大時,玲玲認為唱歌必定有聲音不認為自己太大聲,但當記者向她提及其音量錄得90分貝時,她認同有點大聲,亦向友人表示降低聲浪,不過沒得到回應。

天星小輪附近商戶稱,平時周末有年輕表演者玩音樂,若他們太大聲亦較有商有量。但「大媽」加入後,原本年輕人沒有再來,「大媽」歌聲亦太聲,十分影響工作情緒,甚至有時聽不清楚客人要求買甚麼。商戶有向天星小輪管理方投訴,但未見情況改變。商戶認為政府「殺街」後,表演者轉至尖沙咀,反問政府是否只打算不斷驅趕他們,認為「殺街」沒有用途。

現場得知,警方收到投訴稱,有表演者聲音過大。警員記下各表演者個人資料,並勸喻降低聲量。

入夜後,文化中心及天星碼頭一帶更見人頭湧湧。以唱歌表演者計,文化中心廣場範圍有8個,天星小輪及海港城對出地方有7個,部份聚集人群駐足觀賞。

代表約20名表演者及檔主的「旺角街頭文化協會」幹事吳志輝說,表演者會轉往尖沙咀天星碼頭同銅鑼灣行人專用區表演,說明白會將嘈音等擾民問題轉移,但批評是政府無視問題在先。油尖旺區議員孔昭華表示,近日有大量表演者進駐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帶,造成噪音問題之餘,部份表演者更因位置問題衝突,他形容情況慘不忍睹,指天星碼頭是交通樞紐,難以負荷過多的行人和街頭表演,要求政府管理秩序。

至於在銅鑼灣的行人專用區,當區區議員伍婉婷認為,現時行人專用區已十分擠逼。有不同立埸的政治團體擺設攤檔,亦有大量商業推廣活動,如:易拉架、派試用品推廣,不少居民和商戶多年來飽受噪音困擾,擔心如果再有新的表演者,會令街道更擠迫和令噪音問題惡化。

商戶稱,平時周末有年輕表演者玩音樂,若他們太大聲亦較有商有量。黃賢創攝
商戶稱,平時周末有年輕表演者玩音樂,若他們太大聲亦較有商有量。黃賢創攝
商戶認為政府「殺街」後,表演者轉至尖沙咀,反問政府是否只打算不斷驅趕他們,認為「殺街」沒有用途。
商戶認為政府「殺街」後,表演者轉至尖沙咀,反問政府是否只打算不斷驅趕他們,認為「殺街」沒有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