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最後一夜,各路人馬最後匯演,表演者及歌迷載歌載舞。資料圖片
上周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最後一夜,各路人馬最後匯演,表演者及歌迷載歌載舞。資料圖片

今天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後的首個周末,部分表演者正物色其他地點再作表演。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何慶基今日於香港電台節目上表示,殺街並非唯一選擇,但因政府官僚的思維,沒有尋求解決方案,例如沒有考慮空間分配、聲浪控制、表演者的甄選等管理,「最重要是不給他們麻煩,出現亂子就把東西連根拔起,管它什麼地區文化特色和發展。」 何慶基指,自己參與及推動港文化工作已30多年,形容政府由成立藝術發展局到設計西九M+,「所見的都是走前兩步,又倒退一兩步,有時候甚至三步。」他續指,政府多年的文化機制沒有半吋改善,坦言感到灰心。 面對有市民批評部分表演者造成滋擾問題,何慶基認為,利用公共空間作表演場地存在不少運作困難,包括噪音問題、未能配合使用者的要求及習慣等等,坦言「某程度上是藝術侵入了人家的生活空間,有人喜歡這突然出現的表演平台,也有人反感。」他指,部分不按照規舉、沒有尊重其他人感受的表演者,令附近居民在整個周末被迫持續地聆聽音樂,最終惹人反感,冀表演者應好好反省今天導致「殺街」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