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後一日開放,不少表演者、歌迷都大表不捨。蘇正謙攝
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後一日開放,不少表演者、歌迷都大表不捨。蘇正謙攝

今晚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後一天,表演者繼續在西洋菜南街大展歌喉。在專區唱歌4年的表演者對政府「殺街」感到可惜及不捨,認為專區並非如政府所想一樣負面,不少遊客都慕名而來;亦有年青人趁專區最後一天開放,前來唱歌感受氣氛,希望留下表演足跡。他們都憑歌寄意,以歌聲跟啟用18年的專區說再見。 行人專用區今天的實施時間為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下午3時許,馬路上已陸陸續續有不少表演者。「無情夜冷風,吹散熱情夢」,在菜街唱歌4年的阿Sam以歌詞訴說心聲,他認為分手,好比菜街跟表演者的關係,總是依依不捨。他表示,曾在這裡接受外國電視台訪問,全因菜街是香港文化集中地,受外國人歡迎。他坦言,近年表演者漸多,「無可否認鬥大聲」情況亦漸趨頻密。他認為,表演者雖然不自律,但政府不應該一刀切「殺街」,理應設立發牌制度,留下有質素的表演者。 被問到下星期周末會否轉到其他地方唱歌,阿Sam稱,暫時會停止街頭表演,不想一大班人湧至尖沙咀。

年輕人在行人專用區拍照留念。蘇正謙攝
年輕人在行人專用區拍照留念。蘇正謙攝
有年青人趁專區最後一天開放,再次前來感受氣氛。蘇正謙攝
有年青人趁專區最後一天開放,再次前來感受氣氛。蘇正謙攝

另一邊箱,第一次亦將是最後一次在菜街獻唱的吳先生,與年青網友前來感受氣氛。吳先生表示「殺街可惜但無可奈何」,認為菜街原意是供行人使用,但現時不少表演者都罷佔大部份地方違背設立原意。吳先生透過唱「經過一些秋與冬」表達對菜街感受,認為菜街存在已久,今天馬路上還充斥表演者,下星期卻只有車輛,屆時再來感覺已經不同。 現場人頭湧湧,不乏藍帽子維持秩序,警員亦收到投訴指,部份表演者聲浪過大,須上前提醒調低音量,並記下表演者個人資料。

阿Sam認為分手,好比菜街跟表演者的關係,總是依依不捨。
阿Sam認為分手,好比菜街跟表演者的關係,總是依依不捨。
吳先生今日第一次,亦將是最後一次在菜街獻唱,他專程與年輕網友前來感受氣氛。
吳先生今日第一次,亦將是最後一次在菜街獻唱,他專程與年輕網友前來感受氣氛。

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2000年始啟用,指定時間內車輛不能進入只准行人使用。表演人士陸續進駐菜街,菜街亦孕育不少明星,如:龍小菌、C ALL STAR。2008至2009年間,三度有人高空擲下鏹水,多人受傷,警方懸紅90萬元,機電工程署亦安裝多部閉路電視監察專區,但至今仍未有人被捕。近年,「大媽」亦開始在菜街唱歌跳舞,但不少居民投訴聲音過大,造成滋擾。今年5月,油尖旺區議會通過「殺街」動議,運輸署今個月20日亦刊憲,公布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下月4日將會終止,代表運作了18載的專區將成歷史。

旺角行人專用區下月4日將會終止,代表運作了18載的專區將成歷史。蘇正謙攝
旺角行人專用區下月4日將會終止,代表運作了18載的專區將成歷史。蘇正謙攝
現場人頭湧湧,不乏藍帽子維持秩序。蘇正謙攝
現場人頭湧湧,不乏藍帽子維持秩序。蘇正謙攝
不少市民、遊客下午到西洋菜南街,告別旺角行人專用區。蘇正謙攝
不少市民、遊客下午到西洋菜南街,告別旺角行人專用區。蘇正謙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