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芸慧現在變得懂得表達自己,將心裏所想盡情表達。
苟芸慧現在變得懂得表達自己,將心裏所想盡情表達。

「生命裏或多或少有些遺憾,可是誰的生命沒有遺憾呢?沒有人可以擁有全部幸福。也許不能完成這場旅途會有遺憾,但是能夠迎來此生最值得的那個人,就算是擁有幸福了吧!」

苟芸慧說近年她才重新認識自己,昨日之日不可留,一切是如此的不一樣。

撰文∣施麗珍 攝影∣譚志光 場地∣上海綠揚邨酒家

「以前我是個比較內歛的人,不擅於表達,但現在因為認識了一個身邊人,他很鼓勵我與人溝通,令我變得喜歡將自己的感受跟大家分享。」

苟姑娘口中的那一位身邊人,當然是即將於今年10月與她共偕連理的未婚夫陸漢洋(William)。

遇見對的人

「因為自己的人生經歷不多,所以我不喜歡有太多選擇,簡簡單單會走得舒服些。William就是那種很直接表達的人,令我不用想太多,更清楚自己想做甚麼,他的直接令我不用猜度,否則大家的想法各有不同時,中間就會出現很多問題,這種直接溝通,令我倆一起工作時很舒服。

「初初拍拖時,有很多事情需要妥協,有一段時間彷彿失去自己,於是我開始出聲表達自己的想法,至少希望他明白多些,中間的過程大家需要磨合,有時我大聲些少,有時是他收歛一些,從而找到彼此相處得舒服的位置。現階段他願意聽,我亦肯配合,這是最重要的。」

既是情人亦是工作夥伴的關係,由一開始苟姑娘都顯得戰戰兢兢。

「我坦白跟男友說不喜歡這種關係,感情和工作混在一起,會令情況變得複雜。我的性格喜歡簡單,不喜歡和人爭,不論是私人感情或事業上。但有一個十分有趣的情況出現,就是他喜歡介入我生命中的一切,或者這樣令他有安全感,這樣我只有尊重他的做法。我嘗試看看是否可行,但會做足心理準備,中間可能會有很多不同意見,是需要智慧去拆解和忍耐來考驗這段愛情。」

我的爸爸男友

「愛情,可遇不可求。如果遇到了,就緊緊的抓住它,不要輕易放棄。真正的幸福,是談一場你感覺值得的愛情。」

苟家是一個十分傳統的家庭,男主外,女主內,苟爸爸負責賺錢養家,苟媽媽在家照顧孩子,典型的賢妻良母。

「只要爸爸說的,即使是錯,媽媽都不會當面說他的不是,但我在加拿大長大,比較女性主義,所以思想集中西兩種想法,我和William的關係是由他話事,但我會將自己的諗法和他分享。工作上我們會找些中間人去緩和一下,因為我倆彼此都會有錯的時侯。至於情侶關係,就比較複雜,一定要能夠互相忍讓,否則是很難走下去。小時候常常說不要找一個像爸爸的老公,但偏偏William跟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苟姑娘問過William:「你其實喜歡我甚麼呢?」

「因為你跟我媽媽有點似,那種堅強、堅持、執着、不退讓。」男友如是跟她說。

「他說時我腦海裏就閃過,其實你跟我爸爸也有點相似,感覺很有趣。之前我看到一篇文章,說兩個性格不一樣的人,是會一見鍾情,但可以走下去通常都是擁有相似的品性,拍拖初期我們的確很不同,但相處下來,經過磨合,我們的步伐,對事情的價值觀以至人生觀都十分相似。他很孝順,看他跟家人怎樣相處,令我感覺可以跟他走一輩子。我想他羨慕我有兄弟姊妹,初時他不懂得相處,雖然我知他心裏有點驚,但他願意嘗試。所以他不用說愛我,這已是一種最好的表達。」

苟姑娘婚後仍會努力工作,生育計畫稍後才想。
苟姑娘婚後仍會努力工作,生育計畫稍後才想。
陸漢洋未有做爸爸的心理準備,但未婚妻卻說想生三個孩子。(資料圖片)
陸漢洋未有做爸爸的心理準備,但未婚妻卻說想生三個孩子。(資料圖片)

終極貴人

即將成為陸太,關於未來,苟姑娘是有一定的構想及打算。

「我是大家姐,自小就被教導要做弟妹的榜樣,所以我覺得可以生三個孩子挺不錯。有時和妹妹吵架,中間有個弟弟可以做和事佬,我想生,但William說未準備好,他想得比我多,連入大學要用多少錢也想到。我覺得很簡單,以前的小朋友都是這樣長大。他說需要時間做爸爸的心理準備,他說不懂得做爸爸,我一樣不懂得做媽媽,但生出來就會識。但他不想立刻有BB,想一步步來。

「對於婚姻,我不會有太大幻想,可能自小父母不在身邊,一個人自由自在生活幾開心。結婚就要在生活上有改變,互相遷就,最重要是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有時他很肉麻,說下一世也要和我在一起,說得太多,我便會跟他開玩笑:『好呀!下輩子你做女生,我做男生!』」

苟姑娘近年甚麼工作都嘗試,希望找到適合又喜歡的工作,今年的方向終於明確一些。

「由做商業代言到下一步朝電影方面發展,隨着自己的人生經驗增加,過程中發覺自己對這方面有興趣。加上已經知道伴侶是誰,而且十分支持自己,生活上暫時不會有甚麼太大變化,反而在工作上會有些想法。適當時機加上機會和懂得欣賞自己的貴人,我十分感恩。以前生病的時間完全失去自信,被人批評得太多對自己又何來信心,直到拍拖,身邊的他給了我很多正能量和動力,日日和我說你很漂亮,我終於慢慢找回有自信和漂亮的自己,如果沒有這個低潮期,是不會明白很多道理。William就是我生命中一個貴人。他跟我完全相反,有時你會從另一個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而去改變自己的性格。他是甚麼情況都會將自己的感受講出來,漸漸我也不自覺懂得表達自己,完全是他的影響。」

我不漂亮

苟姑娘13、14歲時,戴着一副厚眼鏡,同時又箍了一口牙,難怪她說:「我其實也曾好醜樣,在外國生活更加不覺得自己漂亮,鼻高嗎?大有人在,外國人喜歡的亞洲面孔要鳳眼古銅膚色,加上媽咪每當有朋友讚我漂亮,她總是說:『靚咩啫,咁醜樣』被老人家踩慣,她要教我做人謙虛,久而久之就真的覺得自己不漂亮。」

William求婚時盡顯心思。(資料圖片)
William求婚時盡顯心思。(資料圖片)
William喜歡賽車,苟芸慧亦受感染愛上這項運動。(資料圖片)
William喜歡賽車,苟芸慧亦受感染愛上這項運動。(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