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左)回應葉劉淑儀(右)提問。
林鄭(左)回應葉劉淑儀(右)提問。

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上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毛孟靜議員,你的時間已經到了。葉劉淑儀議員。 葉劉淑儀議員:多謝主席,我都是想問行政長官土地房屋的問題。行政長官在上任一周年的時候宣布了新的房屋政策──三大目標、六大措施,與此同時,行政長官亦說,她知道這些措施不可以即時增加土地供應,亦不可以壓抑樓價。事實證明措施推出之後當然有些市民是歡迎的,因為你說「綠置居」、居屋大折扣,市民一定歡迎,但是樓價仍然升。對於需求的管理,上屆行政長官推出很多印花稅。最近數據顯示第一印花稅很多人可以迴避的。有調查說用買公司的方法,包括一些名人,都避了90多億稅。另一方面,最新數據亦顯示近來買家印花稅都急升,因為升幅大,交稅都沒所謂。在這樣的需求難以用印花稅壓抑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聽到行政長官剛才說你不會排除實施限購令。我覺得這個是必須的,亦可以減低很多無理指責說內地人推高樓價,因為只要你限制只是永久居民才可以買住宅樓宇,你便可以取消買家印花稅,消除很多漏弊,亦可以減低一些市民或商界的期望,以為樓價永遠只升不跌。我想請問行政長官,你說不排除這個措施,你是到甚麼階段才會認真考慮引入?內地很多城市已經有了。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希望葉太明白,現今香港的樓市可能因為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外圍的因素或有一些揣測而有一些動靜。作為行政長官,我相信我都代表財政司司長說,不適宜在此就樓市發展、政府政策說得太過具體,以防止有些人利用我們的說話、斷章取義或作一些揣測去推動樓市發展,所以好像剛才說,為了保障香港人的住房要求,我們不會排除任何方案,我們需要很審慎監察情況,在適當時候要作出一些回應。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葉劉淑儀議員。 葉劉淑儀議員:主席,我都很明白和體諒行政長官的顧慮,在目前國際政經局勢都有很多陰霾密布的時候,行政長官當然不想隨便推倒樓市,如果推倒樓市很多市民都會蒙受痛苦。但說說另一類的房屋,就是「劏房」。最近我們房屋事務委員會都有一個有關「劏房」的公聽會,而我很震驚聽到有市民說他們住百多呎的「劏房」居然要交9 000多元租,水電費都沒有監管。行政長官可否考慮立新的條例管制「劏房」租金以及其他管理問題?因為當然有人說過分地區,地區沒可能,因為「劏房」周圍都是,但是你可以請你的律政司、法律草擬專員替你想想怎樣界定「劏房」,立一條新的獨立條例管制「劏房」租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雖然葉太的提問局限在「劏房」,但是問題的核心都是所謂租務管理。我留意到在本議會時常一談到房屋問題,談到基層住房的困難和租金的飆升,都希望特區政府能夠立法做租金管制。但是正如我們一向的回應,在今日的住房這麼緊絀、單位不足夠的情況下,任何這些租務管制可能適得其反,令市場更加少單位可以出租給有住房需要的人,所以我們今日的看法仍然是這樣,這事宜不可以輕率行事,否則更加影響我們基層家庭的住房需要。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林卓廷議員。 林卓廷議員:特首,三年前,二○一五年七月李寶蘭女士獲委任署理執行處首長,是廉署第二把交椅。在一年之後,李寶蘭被白韞六終止署任,最終引起廉署人事大地震,她亦辭職。在李寶蘭辭職之後,丘樹春一直署任執行處首長職位,至今兩年。這個職位前前後後已經三年是以署任方式去安排,而這個職位是負責帶領廉署制定長遠反貪政策和就一些重大案件訂立調查方向。現在連署理首長他自己三個月之後的職位都沒辦法規劃,試問怎樣帶領廉署作長遠規劃?加上執行處首長旗下兩名處長,現時都已經到退休年齡,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會分別退休,是急需要處理現時執行處「三頭馬車」的人事問題,但白韞六解釋遲遲不委任執行處首長,說查案好不等於懂管理。這樣說其實是公然貶損廉署最高層人員的管理能力。其實無論李寶蘭或丘樹春在廉署最高層的管理職位已經超過十年以上,表現一直備受肯定。白的貶損言論再一次引起廉署內部公憤。主席,我想問特首,廉署44年來的歷史從來沒見過有這麼高級和這麼重要的人員長期署任。在回歸20年以來,亦沒有這麼高級、這麼重要的政府部門首長懸空近三年。我想問特首,你作為白韞六唯一上司,你會否指示他要盡快處理執行處首長人選問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林議員往往在這些場合都會聚焦問這個議題。事實上對於一個這麼重要的機構,廉政公署的內部人事真的不適宜在一個公開的議會來討論,所以我不會針對剛才林議員說哪位人士的能力問題、哪位人士的判斷問題是對與不對。但沒錯,廉政專員唯一是向我負責的,所以我也有定期與廉政專員會面。在最近一次會面,我也向他提到關於內部人事的問題和要做好人事更替,確保廉政公署運作順利。我也不會特別教他怎樣做,我覺得每一個做到首長的,其實都是以那個機構的穩定性和利益為依歸,我相信白專員正處理這方面問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林卓廷議員。 林卓廷議員:主席,今次是特首第一次回應就廉署人事問題親自向白韞六專員提出她的意見。我認為事情已經拖得太久,已經三年沒一個正式人選。林太,你在政府近40年的工作服務,我相信你亦從未見過一個這麼高級及重要的職位居然懸空三年。這個不是一般的人事問題,是涉及重要的公眾利益問題。所以我希望林太再三督促白韞六,要他盡快安排好現在廉署執行處人事交接的問題。其實白韞六根本是不適合擔任廉政專員。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你只是可以提出一個簡單的問題。 林卓廷議員:我請林太再回應。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我剛才已經回應了,不過我必須要澄清我不是教他怎樣做那些人事問題,我只是說作為一個機構有很多問題都應該是要處理,其中一個是這些高層人士的繼承問題,但白專員仍然會按着他作為一個首長如何看他各級同事的表現去作出決定。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何啟明議員。 何啟明議員:特首,我和工聯會一直都希望發展本地的文化經濟,都希望有更多新景點作深度旅遊,推動本土的歷史文化。上月,市建局在黃大仙衙前圍村找到古蹟,印證了這條九龍最後一條圍村的歷史。事實上衙前圍村附近有不少歷史文化古蹟,例如龍津橋,特首在競選期間都去過的,還有宋皇臺以至九龍寨城,其實加上衙前圍村剛好可以展現整個開埠前的香港歷史。我想問一問特首,政府會否原址保留整個衙前圍古蹟群,用它連結其他古蹟?在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區議會已表明保留、保育的立場,他們希望保留衙前圍村和作出完整的保育。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何議員。好像我剛才回答另一條題目,今日我們說城市發展都希望取得平衡,既要發展,亦可以為香港保留我們的城市景觀、文物的承傳,但是具體來說,究竟衙前圍村裏要保留多少,我必須要交由市建局考慮。我相信市建局亦聽到社會、區議會的聲音。早前我作為發展局局長參與市區重建工作的時候,我記得衙前圍村同意了有「三寶」,已經有些東西要保育,但是現在有新的發現,會否修訂原先的保育計劃要留待市建局再向大家交代。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何啟明議員。 何啟明議員:特首,如果聽的話不如都請特首去看看。我想問特首有沒有時間與我們一些教授一起去衙前圍村,一起看清楚古蹟在宋代到現在的歷史?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都希望有多點時間可以到處去看看,事實上雖然今天已經是本會最後一次,但是我即將馬上要啟動很多有關《施政報告》的諮詢和工作。我盡量看一看有沒有時間。多謝何議員。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易志明議員。 易志明議員:行政長官,今日有報道指香港燃油價格貴絕全球。競委會在去年五月一日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希望政府會採納,為消費者提供更多元化和價格合理的燃油產品,但很不幸環境局只接納了一些簡單易行的建議,對於燃油市場帶來真正競爭的建議便束手無策。我們自由黨一直都關注本地燃油市場的寡頭壟斷,以及欠缺競爭的問題,數年前已經提出有必要檢討油站用地的招標制度,並且建議仿效的士專用石油氣站一樣,引入透明度較高的方程式定價,來確保市場存在真正競爭,造福市民。可惜,由於改動油站用地招標制度並不是環境局一個局可以駕馭的問題,因此它沒能力接納這個建議。特首,我想問,我亦沒可能在這個答問環節中詳細解釋自由黨在這個建議的理念,但既然特首你一直強調會以新思維為特區政府管治方針,亦會維護公眾利益,所以我只是想問特首,會否考慮透過經你改組的中央政策組跟進這個跨部門的協作,為市民爭取一個合理燃油價格,我是樂意在任何時間與中央政策組會面,詳盡解釋自由黨在這方面的構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首先很多謝易議員對於經改組現時成立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你對它的信心和信任。事實上,這個辦事處成立至今亦很努力地在做政策統籌工作,不過特別針對有關油站的用地招標計劃亦不需要再經創新辦來統籌,因為環境局局長很有力,怎會沒力?沒力的話,我賦予多些力量給他,我看過競委會的報告書,我們亦會有跟進工作,其他部門亦會隨着環境局的政策目標加以配合。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易志明議員。 易志明議員:主席。特首,我剛剛今早看過下星期發展事務委員會的文件,當中很清楚環境局是錯誤理解我們的建議,而我的建議是與消費者委員會與及競委會討論過,他們認為可行所以才放在競委會的建議裏,但現時環境局給的答案根本是錯誤理解,所以我希望有個機會可以繼續跟進。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易議員。請黃局長與易議員充分理解究竟我們錯誤理解了甚麼。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最後一位議員,陳志全議員。 陳志全議員:本星期二早上,有記者用英文去問林鄭月娥有關政府在QT案終極敗訴的回應。其實記者的提問與今早張國鈞議員的很相近,都是問政府會否在其他政策範疇給予同性伴侶公平的對待,還是甚麼都不做,等你告它然後用公帑打官司。林鄭月娥當時的回應很奇怪,她說:「我要糾正你的問題,我看完整份判詞。」她說了兩次「看完整份判詞」。她說判詞不是說LGBT平權問題,而是說入境政策問題。林太,整份判詞四十多頁,差不多每頁都有歧視discrimination、discriminatory、平等equality,整個QT案是講入境處不批受養人簽證給同性伴侶,這個差別對待是否歧視。其實法庭判詞說得好清楚。是的,這個判決不關乎同性婚姻,但是這判決是有關平等權利。政府不可以一句說,因為你們不是一男一女,因為你們不可以結婚,所以便絕對不可以享有異性夫妻的所有權利。它說如果你要差別對待,你是要有理可據,要可以justify到。我的問題是,林太,你是否仍然覺得QT案只是入境政策問題,而不是LGBT平權問題?如果是的話,你是否即是說政府不會主動處理歧視問題,不會主動檢視其他政策範疇,你有本事便去法庭司法覆核、告我。我輸一樣就改一樣,一滴都不會做多。如果這樣做,情何以堪呢?林太你開場發言的時候說求同存異,其實平權問題、反歧視問題便是求同存異,是不應該等法庭判才做,是應該政府主動去做的,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第一,陳議員,我當日講得很清楚,我是讀出來的,我讀出的就是終審法院判詞的第一段,在前言那部分。我現在再讀一次,因為它好像沒有中文本的──This appeal raises important issues concerning equality under the law and, specifically, whether there has been unlawful discrimination on the part of the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his policy regarding the issue of dependant visas.所以我回答那位英語記者說,這個判案不是關於LGBT rights per se,就是這麼簡單。但是回應你的問題,求同存異是包括要看社會整體的接受程度,是包括有各個界別不同的意見,如果你認為今日香港已經有統一或有廣泛共識的意見是做你認為我們應該做的工作,請你證明給我看。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志全議員。 陳志全議員:林太,你真是說得非常好。記者問我,林鄭月娥好些還是梁振英好些,我說林鄭月娥有一件事比梁振英差,便是在性小眾反歧視方面,她《施政報告》是隻字不提;梁振英《施政報告》都有一段解釋為何他不做。林太,上星期香港大學發表了它的最新民意調查,有七成市民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我想問……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志全議員。 陳志全議員:我正回答林太,叫我給她證據。林鄭月娥會否在下一份《施政報告》,十月的《施政報告》處理《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法,提出《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詢,最少是諮詢和工作時間表?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陳議員,對不起,所有有關二○一八年《施政報告》內容目前都是保密,到十月十日之前都是保密。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