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回應梁耀忠提問。
林鄭回應梁耀忠提問。

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上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梁耀忠議員。

梁耀忠議員:主席,在這個星期一,七月九日,我們立法會公屋及居屋商場、街市及停車場事宜小組在會議上有大概128個人和40多個民間組織代表發表意見,他們大多數對於目前領展運作表示強烈不滿,而最近有民間組織,領匯監察和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做了民意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有八成受訪者認為領展對居民造成負面影響,而八成半市民不認同你指領展問題是束手無策,更有七成半的人支持政府直接回購領展。主席或特首,雖然這是個老問題,有關領展的問題,但是面對這麼清晰的民怨和民意,請問特首,在你任內有否任何具體措施或政策目標,將這座大山,你不承認三座大山,但這座怎樣也是大山,去移除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梁議員。有關領展的問題和引起居民的關注,我一直都有留意,我亦在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先後會見過兩任領展主席,希望他們更好地履行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但目前來說,我們的回應──第一,在欠缺公共街市的新市鎮,我們要重新興建公共街市,這個已經是今日特區政府的政策,在選址方面的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希望在今年內能夠先公布天水圍的選址,東涌如果可以趕得及,我們都會盡快公布。在往後的新發展區──洪水橋好、或其他地方也好,我們會重設公共街市設施。第二方面處理這個問題,我也說過,凡是我還有剩餘權力,即是說當日出售這些屋邨的車位、商場、街市的時候,賦予政府有些剩餘權力,即領展要做甚麼、要改動,是要得到特區政府同意的話,我們都是抓得非常緊,每一次都是以居民利益為大前提,不會隨意批准它做,即使給了批准會收多些錢,所謂waiver fees,我們都不會做,一定要保障居民利益。但是如果要回購領展,雖然你無直接提到,但我想你都是希望回購領展,這個實在不可行。因為今日領展的資產價格水平已上升得很厲害,我們是否願意將大量公帑投放在這方面以回應市民需求?我們處理問題的方向是清楚的,現在是看能否加大力度,盡快可以幫助到我們現在覺得日常生活受影響的市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梁耀忠議員。

梁耀忠議員:主席,雖然特首不斷說這是為了大眾利益,並說了未來有三個街市希望落實運作。不過問題在於目前大家知道過去政府這些物業已成為炒賣工具,而同時在很多市民覺得是違背了《房屋條例》,即是為公共屋邨居民提供這個合理的設施,因為它們很多有部分買賣之後根本不是正常運作,而很多商場的鋪位還十室九空。究竟政府怎樣維持《房屋條例》,為居民提供合理設施,而同時怎麼遏止過去其實屬於政府的物業變成炒賣工具?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回應梁議員的提問,香港是一個依法辦事、尊重合約精神的社會,所以我不能夠隨意用一些手段做到你希望見到的目標,但是所有在政府權力範圍我們可以做的,無論政策、投放資源,我們都願意做。我無意在此維護領展的營商手段,但事實上我親自考察過一些領展商場或街市,亦訪問過一些居民,不是一面倒、全部都是用你剛才用那種形容詞,說壓榨居民,有些居民亦覺得在營運上有所改善,所以現在對着一個商業機構、商業運作,我們都要尊重這個精神。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振英議員。

陳振英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按金管局公告的計劃,今年九月一個開放給所有銀行和電子錢包營運商,提供跨行、跨營運商在單一平台上年中無休、即時轉帳交收的快速支付系統將會投入服務。根據該局陳德霖總裁說,系統推出之後,一群朋友吃完飯,沒人再會用現金來「夾錢」。按我理解,就算沒有電子錢包的市民都可以互相實時轉帳,即是說香港會向無現金化社會邁進一大步。我想問行政長官你會否隆重其事,親自介紹香港支付技術有突破發展這個重要時刻的到來,及幫助一些不熟悉電子支付的市民,例如長者或現在從來沒用過電子支付的市民盡快認識和使用這個新的支付技術,使它快些普及?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陳議員,我不是一個很擅長用科技的人,不過既然你提出,我剛才在開場白也說過,我都盡量不要推卻大家,所以我接下來會很努力學習怎樣使用電子錢包。但我是否一個最理想的推廣人選?未必是。你待我與金管局研究一下,怎麼用更好的方法推廣電子錢包的技術,讓香港能夠加快成為一個智慧城市。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振英議員。

陳振英議員:行政長官,除了本地居民的宣傳推廣和教育之外,其實每年香港有幾千萬訪港旅客,政府又會否想一些措施協助來香港的海外或內地人士了解和適應香港這個支付方式的改變?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陳議員的意見,我們會請財政司司長和金管局研究。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朱凱廸議員。

朱凱廸議員:謝謝。行政長官,最近土地大辯論,政府時常推銷公私合營發展,但其實香港人一聽到公私合營這四字便有很多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一九九九年簽約發展迪士尼,政府其後被迫不斷「泵水」,還要令二期60公頃土地「曬太陽」曬足二十年;二○○四年賣公屋資產,實際上變為公私合營公屋,市民怨足十多年,特首又說有少許束手無策,遲些要重建時也不知怎辦。今日,我想重點說的例子是馬灣。一九九七年時,馬灣公私營合作發展地產項目──珀麗灣。當年的地產商答應要做好車船服務,同時間亦做好一個主題樂園,結果是主題樂園一期「拍烏蠅」,二期「無晒影」。地產商說客人不足所以蝕錢,結果最近,不知道特首是否知道他們連非繁忙時間由馬灣去中環的渡輪也說要削減,導致珀麗灣達千名中產都要「彈」出來示威,即是最近好像社會風平浪靜,但馬灣竟然有一千個中產為了要有船回家而出來示威,這個也不知是甚麼的諷刺。接着,地產商第二天忽然間巴士服務又大減,人們要等達四十五分鐘才能乘接駁巴士回家。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朱凱廸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好嗎?

朱凱廸議員:現時地產商「擺明走數」,馬灣萬多人日日都在受罪。我的問題是,當公私營合作失敗,地產商「走數」,但政府不能「走數」的,特區政府會做些甚麼提供合理的公共交通車船服務給馬灣居民?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朱議員,這個問題我近日有關注的,因為事實上馬灣有部分居民也直接給我電郵,說剛才朱議員複述的情況。回答這個問題與剛才回答領展的問題的原則都是一樣,只要政府仍然有權力,或通俗一點說我有「揸手」的話,一定以市民利益為依歸。這些削減渡輪服務,諸如此類,都要經過運輸署批准,我亦要求運輸署署長在審批他們的建議時要以居民利益為依歸。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朱凱廸議員。

朱凱廸議員:主席,現時的問題是馬灣居民給這個地產商勒索着,但你說運輸署可以運用是否審批去做把關,但這完全不足夠。其實馬灣居民是希望政府自己幫忙做,把那條邨巴服務變為公營巴士服務,把那條船亦變回由政府承擔去做?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想朱議員提的意見並不太適當。如果每次有人違規,不符合合約做的事便由政府幫他做,這樣便會帶來很大的道德風險,那合約精神何存?所以我們必須按着合約,因為馬灣發展當日是有合約的,我們一定會跟着合約做工作。但如果馬灣居民希望自己安排一些邨巴服務亦有既定規矩可以做,如果需要運輸署在這方面配合促成的話,我們也很願意。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何君堯議員。

何君堯議員:特首,我原先未進入議會之前,很想問特首有關現在推動放寬新界村屋在天台上興建太陽能設施的限制進度如何,但我發覺在未進來之前,發生了一件事令我想起比這件事情還要重要的,我很想和你分享一下。剛才電梯打開時見到涂謹申議員很氣沖沖和保安理論,說為甚麼要我站在這裏、為甚麼我要讓特首先行?先不論你是否行政長官、官階高低的問題,站在作為紳士都應該要讓淑女先行,對吧?Ladies first。所以令我想起最重要的是現在的禮貌問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涂謹申議員,有甚麼規程問題?

涂謹申議員:剛才他不讓我行,不是哪個先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這個不是規程問題。何君堯議員,請你……

何君堯議員:謝謝,重點想說禮貌問題。香港是一個亞洲都市,但是我們這個地方地少人多,人與人之間,你剛才說得很對,我們要求同存異,大家都是一同工作。如果禮貌好些的話,我想我們解決問題都會暢順很多,但最近很多歪理出現了,譬如在開學年度裏有學生長說要學習一個不夠體面的人。發生甚麼事?這是我們的教育精神嗎?我們是要訓練人、培訓人有德、智、體、群、美。另外,亦有議員說坐牢可以令人生添精彩,不過其後他都懺悔了,我們亦覺得是一件好事,浪子回頭金不換。我想提出的問題是現在我們投放這麼多錢去教育,是培育一個人,不單是STEM的問題,但是在禮貌方面都很重要。會否在這方面來說,特首責成教育局在這方面,在德育教育方面來說特別要加重,令我們香港可以成為一個亞洲禮貌的世界都市?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何議員,我的教育理念是全人教育,如何讓我們透過教育可以培養下一代成為有社會承擔、有責任感、德、智、體、群、美兼備的學生都是我們教育工作的目標。但是做得成功與否,恐怕都要其他方面配合,譬如要有家長教育、譬如本議會有你們議員的規則,我不會介入在這一方面的工作,但是純粹從教育理念出發,你說的我們都認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何君堯議員。

何君堯議員:是,特首。很高興聽到你對全人教育方面來說,亦是你的理念,很認真、很重視。你會否率先帶領我們香港特區官員,甚至給機會我們議員一起參與進行一些禮貌運動?因為有禮貌待人永遠都是「着數」很多,對嗎?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非常尊重立法會自己在議會裏的規則,我無意介入,但是我和我的官員都一定會和議員以禮相待的。

(待續)」

(註:毛孟靜議員用英語提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