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房間堆滿垃圾,衣服亂放,床上放有未食完的食物和膠樽,並發出臭味。(網圖)
酒店房間堆滿垃圾,衣服亂放,床上放有未食完的食物和膠樽,並發出臭味。(網圖)

浙江杭州西湖某酒店人員於7月4日報警求助,聲稱客房內住了一位長期租客,不允許「執房」已有兩月,擔心有安全隱患。警方到場發現租客是名年輕90後女孩,房裏堆滿垃圾,臭味撲面,更有蟑螂會從腳邊走過。 一個十多平方的房間內,堆滿了生活垃圾和凌亂的衣物;一張雙人床上,半張床上是杯麵盒、吃過的外賣、穿過的衣服和各種空膠樽;床頭櫃上,幾個空鋁罐疊放在一起,一個開啟的牛奶盒已經發黑霉變。房間瀰漫一股濃烈的臭味。杭州翠苑派出所警員周旭表示,走進去的時候,也禁不住頭皮發麻。 7月4日,翠苑派出所接到酒店報警求助,說有客房住進一位長期租客,從不允許進房打掃衛生,這樣的情況已經有兩個多月了,他們擔心會有安全隱患。警方覺得很可疑,於是立刻趕往酒店核查。警員周旭敲門,一個長相甜美、白白淨淨的女子來開門,但隨後看到的是她背後凌亂不堪的房間。周旭又上下打量了女子幾眼。女子化了妝,穿著一身長裙,看起來打扮得蠻得體,跟這凌亂髮臭的房間格格不入。 警員:「這是妳住的地方?」 女子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是啊。」 警員:「身份證出示一下吧,我們例行檢查。」 女子:「我身份證丟了」她表示自己是在附近一個酒吧做服務員的,因為貪方便,就住在了這家快捷酒店。 警員:「你為什麼不讓清潔人員進來打掃房間呢?」 女子撓撓頭:「我東西多,不喜歡別人動我東西。」 警員周旭用腳撥開門口的垃圾,走進房間,窗簾拉得嚴嚴實實,一股腐爛的味道衝面以來,本就不大的房間內,幾乎已經沒有可以下腳的地方。 儘管如此,周旭還是對房間進行了細緻檢查,不過,除了髒亂倒也沒發現其他異樣。 周旭將女子帶回派出所了解情況,得知她1993年生,湖南人,來杭洲工作半年了。因為工作的酒吧不提供住處,女子便花每天160元的房費在附近的酒店長住。經過問詢和查證,姑娘不酗酒、不吸毒,確實沒有甚麼可疑的。看來只是單純的髒亂差,周旭讓姑娘回了酒店。 警員事後曾兩度回到酒店,試圖說服該女子讓酒店派工作人員把房間打掃乾淨,​​惟因對方不在而撲空。警員說,雖然不能強迫對方要保持衞生,但她住在如此的環境內,也容易滋生蚊蟲,影響身體,甚至可能有消防隱患。

酒店房間原貌。(網圖)
酒店房間原貌。(網圖)

涉事年輕女子被警員帶返派出所問話。(網圖)
涉事年輕女子被警員帶返派出所問話。(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