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華指陳冠希只是去整電腦,但就被整蠱,形容他們都是受害人,卻變成被告,要受審,最慘是要向公眾認錯。
子華指陳冠希只是去整電腦,但就被整蠱,形容他們都是受害人,卻變成被告,要受審,最慘是要向公眾認錯。

黃子華最後一個棟篤笑騷話題圍繞香港,認為香港在這十幾廿年間,有3件事是停滯不前,第一是同性戀在1990年開始非刑事化,但至今仍未合法;第二是為性工作者抱不平;最後更為陳冠希平反,覺得多年來都無人為對方平反,其實他都不敢,但因為他是最後一騷就豁出去,「我不認識陳冠希,相信他都不想我為他平反,但這件事關乎我們。他因為花弗被封殺,從此絕跡娛樂圈,花弗的演員是否從此不能演戲?我們香港不容許花弗的演員,我們香港嚴謹到,總之你有婚前性行為,你就不可以做演員,不可以做娛樂圈,那不如取消整個娛樂圈好了。」
子華指陳冠希被封殺,只不過是大家看了對方沒有打算公開的東西,對方只是去整電腦,但就被整蠱,他們都是受害人,卻變成被告,要受審、受判,甚至「受摺埋」,最慘是要向公眾認錯。子華又引述黃霑《不文集》的一句說話:「為真小人爭取社會地位,不肯讓偽君子們霸佔了整個世界。」他希望香港能有人為真小人爭取社會地位,因為真小人好,大部分人都會好,更希望有日有人會以「領養穿山甲,放生陳冠希」為競選口號。

子華為陳冠希平反,揚言多年來都無人為他平反,其實他都不敢,但因為他是最後一騷就豁出去。
子華為陳冠希平反,揚言多年來都無人為他平反,其實他都不敢,但因為他是最後一騷就豁出去。
黃子華認為香港在這十幾廿年間,有3件事是停滯不前。
黃子華認為香港在這十幾廿年間,有3件事是停滯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