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提到香港黑社會有最強公關,即亞洲荷里活、香港的電影圈。
黃子華提到香港黑社會有最強公關,即亞洲荷里活、香港的電影圈。

黃子華最後一個棟篤笑騷話題圍繞香港,除了政治議題,更涉及社會撕裂、中港矛盾、黑社會、同性戀、性工作者和陳冠希事件,務求在兩小時多的時間內,論盡香港人香港事。 黃子華提到香港黑社會有最強公關,即亞洲荷李活、香港的電影圈,指香港電影10套有9套是講黑社會,演員拍戲更會被槍指住開工,10個電影老闆有5個就是幫會,笑言以幫會稱呼黑社會,是因為他們很多都幫過他,又說香港最危險、最勇武的職業是影評人,因為拍戲是一個漫長過程,千辛萬苦拍完套戲,原本對票房信心十足,卻被影評人提醒要小心入場。子華稱,在香港最黃金的美好年代,會令社會撕裂的是音樂和電影,笑言當年單是譚詠麟和張國榮的粉絲,就足以分裂香港,電影方面則是《阿飛正傳》,他直言在戲院看過午夜場,「如果間戲院是飛機,是會連機師都在鎅凳,每個人都像是在毒氣室中走出來,雙眼發紅,充滿仇恨,點解呢?因為冇人睇得明,套戲就是一班大明星在自由行,但又不知道要去哪裏,有齊大卡士大製作,出色的對白『冇雀嘅腳仔』,但你就是不知道他在說甚麼,就好像生命的意義一樣,你唔知佢係咩,你淨係知佢唔係咩,他不是喜劇,不是動作片,都不是愛情片,哪有愛情片的女主角由頭到尾都口黑臉黑?套戲拍了4000萬,只收900萬,所以當時很多香港電影人都不喜歡王家衛。」 黃子華又提到香港的核心價值是「面斥不雅」,笑指這是百分百香港製造,每個人心中都有把尺,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如果不怕不雅,香港的價值就會粉碎,更以馬雲做例子,指對方不知甚麼是「面斥不雅」。他說:「馬雲有套電影,他在戲中打贏《戰狼》吳京、甄子丹和李連杰,馬雲就不知道甚麼是『面斥不雅』。你不可以在電影中打贏甄子丹,不能夠打平手,也不可以打輸,除非是來真的,來真的,打輸都當你贏,拍戲就是面斥不雅,一個有錢人打贏所有高手,即係話『只要肯埋單,唔怕唔夠班』。」更指馬雲下一次可以買起荷李活,一個人打贏一班復仇者聯盟,除埋超人條紅色底褲都仲得。

黃子華最後一個棟篤笑騷話題圍繞香港,除了政治議題,更涉及社會撕裂、中港矛盾、黑社會、同性戀等。
黃子華最後一個棟篤笑騷話題圍繞香港,除了政治議題,更涉及社會撕裂、中港矛盾、黑社會、同性戀等。
《黃子華棟篤笑金盆哴口》最後一次紅館棟篤笑騷在紅館舉行。
《黃子華棟篤笑金盆哴口》最後一次紅館棟篤笑騷在紅館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