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區醫院早前發生遺失大腦樣本事件,死者家屬張女士在協助跟進事件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陪同下,與三名代表院方的醫生及一名解剖醫生見面,聽取院方解釋今次事件,並向院方提出一系列質詢,會面歷時約一個多小時。 死者的主診醫生向張女士講解死者住院時的治療情況,除醫院公布宋婆婆患有譫妄症外,在住院其間大部分身體機能如血壓、脈搏及呼吸等均正常。2月25日宋婆婆去世當日,醫生巡查了數次,直至下午3時檢查均無發現異常情況,及至下午5時左右,巡房的醫護人員發現宋婆婆沒有呼吸及心跳,經搶救45分鐘後宣告不治。院方表示到目前為止仍無法解釋事主死因,甚至無法舉出其基礎死因的可能性。 張女士在會議上向院方表示,其母親一向身體健康,不明白為何在一、兩個小時之間身體會急劇出現如此變化,最終更導致死亡。張女士懷疑當中有否出現其他情況,例如有院方或其他人的人為錯誤或疏忽,導致其母親死亡。 涂謹申在會上曾詢問院方有否替遺體進行血液或毒性檢測,以知悉死者有否中毒或服用過量藥物導致其死亡。院方表示,除非在進行解剖前有這個懷疑,才會保留血液樣本。據了解,院方並無保留死者的血液樣本。 院方病理及解剖代表溫醫生在會議上指出,宋婆婆遺體的解剖報告大致已完成,惟由於大腦樣本遺失無法進行解剖,但他們仍會將解剖報告提交死因裁判官。至於樣本遺失會否導致無法找出死因,院方指有很多可能性,但在現行法例之下,未得死因裁判官指示前,院方不能向包括死者家屬在內的任何人士透露解剖的情況或結果,即使是否已找到死因也無法透露。 涂謹申表示會在院方提交報告後,立即向死因裁判官申請索取解剖報告,以審視當中的細節,並會再次約見院方跟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