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創作的題材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是否給人有想法。」   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哭過,狠狠地,放肆地。   或者大家都應該花一點時間去看看《黃金花》,你一定有所得着,在喊濕一包紙巾之餘,離開戲院時,各人都必定帶着不同的想法。   起碼你知道︰「人是需要懂得放過自己!」這是《黃金花》想告訴你其中一個重要訊息。   2015年某個深夜,公路上馳騁。開車中的毛舜筠突然說︰「我終於遇到一個有很大發揮的角色,她叫黃金花,這是我一個很重要的機會。」   2016年初剛從法國讀完第一個藍帶課程的毛毛立刻投入《黃金花》的拍攝,同期亦開始了在TVB,十個月拍劇的折磨。   2018年4月,過盡千帆歷盡波折的《黃金花》正式上畫。成就了毛舜筠在電影金像獎第七次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因緣。 學懂放過自己   「初時一聽到片名,就是女主角在戲中的名字,那一定是個很有發揮,一定有戲演的角色。所以我趣味盎然的去研究是怎樣的一回事,令我很有動力去拍這部戲。故事開始本來是大婆去殺小三的笑片,自閉症只是一個背景。但後來在連串的家訪和資料搜集之後,發覺這絕對不是一個笑話,不可能是一部喜劇,自閉症原來我們是如此不了解,愈了解愈想為他們發聲,愈了解愈覺得這對母子情好好睇,劇本漸漸側重母親和兒子的關係上,覺得會更感人。以前看電影以為自閉症都是藝術家、數學家等天才,卻原來大家都是一無所知。」   戲中毛毛的兒子凌文龍演一個自閉加中度智障的小朋友,只有幾歲智商及表達能力,毛毛說照顧這樣一個孩子等同照顧三十個小朋友的疲累。   「你一旦睇漏眼甚麼都會發生,父母要一輩子照顧一個永遠只有3、4歲的孩子至死,你怎會放心呢!香港政府在這方面的支援少到不得了,將來他們的爸媽有事,要排一個宿位收容獲得照顧,等足幾十年,到父母雙亡也未必等到。香港現在每五十個小朋友就有一個自閉症,整個過程令我最深的體會是,原來幸福不是必然的。我很想為他們做一點事情,卻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幾多。不過肯定的是母愛真的好偉大,問題出現時男人真的會頂不住走人,但媽媽一定是不離不棄。」 第七次提名   已經第七次提名,毛毛坦言是非常期待捧走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   「每次提名我都期待,但今次我真的特別希望的原因是,作為演員,很難遇到一個可以有那麼多發揮機會的戲,如果今次落敗,我深心裏覺得下次不知要等多久呢。我已經入了行四十多年,自覺都是一個好演員,也值得獲得被肯定吧!其實我一直未攞過女主角獎,之前的《早熟》是最佳女配角,但偏偏人人都以為毛毛這麼能演,不是一早已經攞過最佳女主角嗎?事實卻並非如此!」 艱辛藍帶路   「再堅持一下,再努力一點,那怕只有一點點的進步,也要積極一點,勤奮一點,就會離成功更近一點。」   毛毛對烹飪一直有點天份,尤其是中菜,煮得十分出色。在看了梅麗史翠普的《Julie & Julia》(茱莉對茱莉亞——隔代廚神),一位藍帶女廚師的故事,毛毛看着心裏嘩了一聲,「看她多吸引多優雅,一個女人在巴黎學煮法國餐,夠高檔,又有型!」   「當時覺得自己做到就好,於是準備報名,朋友就說︰『毛姐,你去教都得啦!』口裏說未夠份量,但心裏就想要讀也很容易啫!做梅麗史翠普有幾難!   「報名時已覺得有些問題,要我寫五百字的文章,我隨便寫,但每次都拒收,怎會這麼嚴格?結果給我想到抄維基百科,抄幾多字都無問題,再加上一條介紹自己的link,最後我還說如果做了Lady Chef會開一家餐廳。一天後他們就取錄了我,大抵我是明星名人,對藍帶也是一種宣傳吧!」 老師的鼓掌   去到巴黎毛毛發覺一切不是想像中。那裏的廚師又惡又爛,每天都在和時間競賽,每堂都要計佔40%的分。日日被老師罵,還要燒傷流血,所有慘事都一併出現。   「讀了半個學期我決定放棄,但交了這麼貴學費,我一定要讀完。於是我去找校長,說以後只會上堂,但不參加考試,因為壓力太大,別說是罵自己,單是罵旁邊的同學也令我驚到發癲,有次老師將同學煮的汁倒掉,他永遠只有一個英文單字︰zero,即是零分。但如果我不考試,便沒有需要害怕的地方。校長聽完我的提出,立刻去開會,最好笑之後所有chef像變了另一個人,不再罵人,不再動不動就zero,我便開開心心繼續讀下去,我最緊要發問時有老師回答,以後我一舉手,真的有人立刻過來教我,如是者考完第一個試。」   但毛毛已經覺得壓力太大,不能再下去。偏偏過程中與三、四個同學特別投緣,大家都說等她一年再讀,但這次不去法國,去日本讀藍帶,因為校舍新些,課程亦沒那麼緊密。   「到了日本,發覺整個感覺都不好,期間知道法國藍帶會有新校舍,於是五個人又約去巴黎唸最後一個課程。」   為了準備得更好,毛毛在香港足足花了一年時間,將之前兩個學期的功課全部溫習,還將全世界考試的菜式練習,再急補六十小時法文課程。   「我是很有決心做好這件事,這次雖然辛苦但最開心,因為遇到兩個很好的老師,有心機又尊重學生,考完第一個試已說我們全班又乖又叻,全部都及格。原來上一班被他們罵這樣差的水準,根本不應該來讀,但他卻為我們鼓掌。 比演戲更滿足   「由於每星期要考五個小時的試,到最後再考三個包括模擬試,筆試和期末試,這段時間我瘦了10磅。我知自己的問題是太認真,希望將每堂學到的沒差錯的再做出來,這是一種壓力,但感恩的是每樣交出來的成績都好好,對自己有交代,即使不及格也無憾,因為我盡了全力。整個過程我十分享受,很過癮,有時半夜想到甚麼,4點也爬起來抄低。所以你說拿到證書的自豪感有多大呢!人就是要挑戰自己,當你可以克服,那份滿足感真的無法形容,原來自己又進步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拿不到證書,因為實在太難。我在香港一直被寵慣錫慣,哪裏有人夠膽這麼大聲和我說話,還要鬧我?最後我完成到,比演戲的滿足感更大。過程中最深刻的是和幾個同學不時互相說的一句話:『如果不是有你,我一定唸不下去。』雖然走進廚房真的見盡心性,大家都要攞分,怕肥佬,正因為這樣你學懂原諒,你會放過彼此,在這裏我學到好多,不再是毛姐,大家都是平等的學生!其實今時今日我不需要行這一步,不用這麼辛苦,但最後不是你需不需要,而是人生中克服了一些事情,你才得以成長。」 撰文∣施麗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