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男倉務員疑不滿41歲妻子有外遇及提出離婚,涉前年8月在住所內徒手把其妻扼斃後投海尋死,事後獲救並被控謀殺罪。被告今在高院自辯時,憶述妻子的說話:「佢(妻子)話我年紀大,又肥又矮,著啲衫又普通,性方面又唔可以全面滿足佢,金錢都唔可以滿足佢。」相反,該內地男商人卻「有樓畀我住,有車畀我揸,又教我做生意」,妻子曾直言:「盲嘅都識揀佢。」 何姓被告於庭上指沒有妻子的日子有如「行屍走肉」,而早在3、4個月前,妻子仍叫自己做「老公」,他又慨嘆「點解個女人會變成咁」,並謂「一個大好家庭拆散咗,個女變咗單親」。當時他每晚失眠,腦海會浮現妻子與另一男人大被同眠的情況,「心靈上好痛苦」,他稱曾想過自殺,但從未想過要殺妻。 而在案發當日,即2016年8月6日,被告如常上班,其後撥打妻子的本港電話,她接聽後表示已回港。直至晚上10時許,其妻回家,被告當時問道:「離婚單嘢點搞?」太太回應:「我搵咗律師單方面離婚,你同唔同意都會照做。」被告承認因此二人有所爭辯。 妻子稱不會把住所轉名予他或女兒,而若她需要做生意,便會把單位賣掉,並叫被告與女兒一同申請公屋。被告於庭上表示:「我聽到成個人癲咗,成個天塌咗,就打咗佢一巴。」其後他則用手掩着妻子的嘴,另一隻手便箍着其頸。 然而,被告認為時間不早,「驚個女返嚟見到」,遂他放開手,而妻子並無反應,他擔心妻子會呼叫,故走岀客廳取膠紙封着其口鼻,再為她蓋被,被告接著解釋:「我老婆好怕凍,我下意識幫佢冚被。」 案件明天再續。 法庭記者:陳詠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