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愈發重視文物保育,政府下月成立保育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管理五億元保育歷史建築基金。保諮會新任主席劉智鵬表示,首要任務是檢視現時歷史建築維修資助計畫,研究提升目前一百萬元的資助額,並放寬申請條件,實事求是地幫助業主;私人歷史建築方面,將考慮撥款研究公私合作方式活化歷史建築,由政府補助某個比例金額吸引業主參與活化。 今年《施政報告》宣布預留五億元設立保育歷史建築基金,將由下月成立的保育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管理,其中4億元將用於接手的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畫,餘下一億元則會用於多項計畫,包括資助私人歷史建築業主維修文物的歷史建築維修資助計畫,以及推行教育宣傳活動、學術研究、顧問及技術研究等。保諮會將於6月上旬召開首次會議。 歷史建築保育與私人發展矛盾尖銳,保諮會新任主席劉智鵬認為,有需要增加對私人歷史建築業主的支援,上任後首要任務是檢視現時歷史建築維修資助計畫,加大計畫的彈性,例如提高現時只有100萬元的資助額上限,檢視資助範圍和申請次數等資料,是否有需要放寬,以實事求是的態度,更有效協助業主保育。他也認為,資助的金額必須合理,「不能讓業主覺得評了級,就是政府負責花錢維修。」 本身是嶺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劉智鵬認為,保育基金可以支持文物保育方面的學術研究,現時私人建築保育最受關注,可以考慮研究如何活化私人的歷史建築,例如以公私營合作發展模式,透過政府付出某個比例的補助,資助私人業主進行活化。 私有業權和公共利益是私人歷史建築的根本矛盾,劉智鵬承認,不能阻止業主發展,但認為保諮會將較古諮會有更大空間,可以與業主商討,即使清拆,也希望可以進行記錄,或者說服業主捐出一些標誌性部分重置,「要死,是選擇死無葬身之地,還是風光大葬,總比渣都無要好!」 對於有戰前唐樓淪為劏房,劉智鵬認為,古物保育不一定要做博物館,社會需要思考保育的意義,古物的外貌能夠保存已達到保育意義,「某些歷史建築可能沒有清拆就已經有公眾利益,例如觀塘港鐵站外的消防局,它在同一個位置繼續存在就有歷史意義。」劉智鵬又表示,過去夥伴計畫的項目需要逐次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現時資源由保諮會掌握,可以省卻申請撥款時間,可以加快推出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