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及《頭條日報》獨家踢爆定慧寺醜聞,今次更取得一段「絕密錄音帶」。內容中釋智定向一男信徒「自爆」,因○五年有子宮瘤,擔心死後定慧寺沒有接班,決定假結婚,怎料,遭內地公安敲詐近百萬元,結果她要支付八十萬人民幣,又送電腦又送手機,才將事件擺平的經過,「告我假結婚,𠵱家無嘢,無條件釋放,我請咗律師幫手嘛,告我請黑工,我拿拿聲送佢地走,其他的,翁靜晶搞唔到我」。 該段對話發生於今年四月四日,釋智定主動向一信徒透露,假結婚爆出後,我花了百萬元,每次做證件時,「佢(公安)都要你買幾部手機,又買電腦,次次都係咁樣,最後一次仲拎走五萬蚊」。 ●「好多男人為我離婚」 釋智定與內地和尚結婚,將善信捐款「裝身打扮」被本報揭發後,釋智定向外界解釋「與和尚結婚」純粹為了「輸入和尚人才」,因為本港佛教寺院缺乏和尚專才,她乃犧牲個人名聲,與內地和尚結婚,令他們在港住滿七年取得永久身分證,可以為本港佛教界作出貢獻,但釋智定此說根本「站不住腳」,事實上,釋智定於○二年在寶蓮寺削髮為尼後,至今「六根不淨」,經常將男女情慾掛在嘴邊。 將快五十歲的定慧寺女住持釋智定竟與人暢談男女關係,甚至聲言「有好多男人為我離婚,為我自殺,有些男人哀求我還俗,買別墅叫我去修行,說每天看到我就好了。」 ●主動向男信徒傾訴 釋智定在對話錄音稱,「○五年,我子宮有瘤,我入嚟出家,我係白紙一張出家㗎,初初唔知點解出血,後來我睇婦科,原來生咗個子宮瘤」。「我出家人唔敢同人講,我返深圳羅湖醫院檢查,三日就出咗報告,知道係良性,我便返港做手術,使咗五千蚊,一邊五粒,一邊四粒,嗰陣時,對我嚟講,係世界末日」。 「我唔敢俾人知,因為出家人怕嘛,第一出家人,第二講俾人聽唔好意思,𠵱家我怕甚麼,而家登晒報紙我都唔怕」。釋智定指「我諗如果我死咗,呢間寺點算,咁我積番啲口德啦,幫師叔(釋智強)做商務證件,咁就同佢假結婚,俾佢嚟香港,將來我死咗,有個接班人」。至於和第二個如智假結婚,「我係幫寶蓮寺,幫師公釋智慧大師及幫手照顧初慧大師」。如智在寶蓮寺住了三年,幫了寶蓮寺三年,但出咗事後,寶蓮寺推佢落嚟囉,我個心都好傷好傷」。 記者:徐曉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