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星期日的粉紙版《名人雜誌》,訪問了唐詩詠、黃翠如和陳凱琳三位圈中絕世好女友,公開她們綁「男」秘技。 因為一篇網絡潮文《有一種女友叫唐詩詠》,令詩詠成為熱話人物!面對男友洪永城跟舊愛Bird約會,這位正印未有打翻醋埕,更不慍不火以一句:「從來不管另一半,管一個男人令關係不長久!」來應對傳媒,詩詠完美示範何為一個好女友。 對於獲加冕「絕世好女友」,詩詠未感自豪,只是淡然道:「在我眼裏沒有好或者不好的女朋友,只有合不合適,儘管對方多好,若是不合適自己的話都成不了事。多謝大家的讚美。但我不會把這看得太重,也不會為此改變自己的想法,我繼續做回自己。」 完美女友的定義因人而異,詩詠就很著重給予對方空間,單看洪永城身邊有個異性密友黃翠如,她一點醋意也沒有,就知道給予男友很大自由度。她指:「這個不算是一個標準,只是我的選擇而已!我覺得空間很重要,要以對方角度去思考,很多時候我們想另一半跟從自己的路線去行,但其實並不合適,一段美好的關係是大家做回自己,不需要為對方改變。」 談戀愛需要空間之餘,詩詠也覺得一個懂事、知性的女友也蠻吸引,要讓男友心裏不禁讚歎:「你很懂我!」 「一個好女友要很『懂得』,『懂得』的意思是懂得另一半的想法,知道他想甚麼,懂得他的脾性,要處理男友的情緒。以我們來說是一半半吧,因為大家都為事業拚搏,都會有『懂得』對方的心。有這顆心的話,可以避免一些嗌交的情況出現,我覺得發脾氣要在適當時候,一旦發出來要達到效果,否則男友會覺得你煩。」 詩詠這位「絕世好女友」自覺有不足之處,更著各女士們要不時自省。「我覺得自己不夠細心、貪睡,又未學懂下廚,只愛吃東西,另外可以再sweet多一點點。做女友要時刻提醒自己,不少女生以為已經做得很好,其實還可以改善。」體貼的她認為做女友沒有專利,亦不可奉旨,一段感情是雙方面的付出。 與蕭正楠(Edwin)拍拖的黃翠如一聽到「絕世好女友」,即搖頭道:「無我份,我男仔頭,個人好『喱啡』,沒有女性的溫柔。」她自覺稱不上是「絕世好女友」,恐怕這一世都做不到,也沒想過要做。在她眼中,唐詩詠才是「絕世好女友」的典範,單是聽詩詠把聲都知道她溫柔。而溫柔、細心、開心樂觀及有陽光氣息都是好女友必要的條件。她說:「細心的女仔會令男友窩心,可惜我一點也不細心,經常遺失物品及跌跌碰碰,不單容易受傷,還會整爛東西。」 對於翠如口中的男仔頭、「喱啡」及不溫柔的缺點,Edwin笑言她的缺點是她的獨特之處。雖然她不溫柔,但亦不算惡,因男仔頭性格衝得快,容易跌親撞傷,令他更想細心體貼去保護女友。翠如性格爽快,不會事事斤斤計較,而且為人樸素,就是因為夠特別,才夠吸引。 至於陳凱琳對「絕世好女友」一詞亦不敢恭維,「嘩,這名稱好大壓力。我想一定不會是絕世,而且也不知女友應具備甚麼條件。兩個人相處,重要睇性格是否夾到,是否肯為對方遷就,令對方開心。我覺得做女友雖然要有自己的立場,但都要懂得為對方設想,有時候知道他喜歡會遷就,不能次次都要人家就你。」陳凱琳認為好女友的另一條件是給對方自由。「個個都想有自由空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和私人時間,所以要信任對方,相信他行事有自己的分寸,讓他去做,千萬別管。你想人家如何對待你,你就要如何對待人。」陳凱琳甜笑透露嘉穎次次和異性食飯都有報備:「其實不是要交代,而是純粹自然分享今天我做了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