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陽好鍾意去旅行,因為某時某刻能拾回某些遺忘了的記憶。
黎曉陽好鍾意去旅行,因為某時某刻能拾回某些遺忘了的記憶。

黎曉陽到電台為新歌《拾荒者之歌》宣傳,他指出好多人一聽到拾荒兩字便有偏見,覺得是貶意,但他卻感到是自在感,無論身處何方也可在自在環境拾回記憶。

只因人們的記憶就像渣隔後仍留在腦海中的事,可能是5歲時被人打。他說: 「人生似積木一樣,一邊行一邊砌卻是一邊掉下來。」問到最想拾回甚麼回憶?黎曉陽答是童年的開心事,「可於現在生活中尋回純粹的開心。」所以黎曉陽經常獨自一人去一些落後地方旅行,剛於印尼返港的他早前到過南美和緬甸,之後他又想去印度。問到可有留意到陳慧敏獨遊埃及被性侵? 他說: 「有留意到,女子較危險,男也會有危險,通常被人騙錢,我也曾被騙,不過,我日常的服飾也很差,只穿拖鞋,更試過在加拿大餐廳外有外籍女士給我幾毫,(試過被人騙色嗎?)沒有,但認識了很多國家的人亦認識了很多不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