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燒傷男子(左)及中槍男學生(右)。(資料圖片)
遭燒傷男子(左)及中槍男學生(右)。(資料圖片)

警民爆發激烈衝突,情況近乎失控。不少被拘捕的示威者,往往血流披面,被扑穿頭。那邊廂,也看到有防暴警察瑟縮在救護車裏,被暴徒瘋狂掟磚襲擊,寡不敵眾。

大家明明都是活在獅子山下的香港人,本是同根生,呼吸着自由的空氣,各自在生命的軌迹上奮鬥。

然後有一天,各為其主,背負着都認為是對的使命,楚河漢界,壁壘分明,對戰起來,血河染紅了雙眼,眼中只有你死我亡,再看不清誰是誰非了。

在一九七一年,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進行了一項實驗,徵集了二十四名志願大學生,參與監獄生活的研究,每天可獲十五美元的報酬。

大會隨機抽出一半人,飾演看守監獄的獄卒,餘下的一半飾演囚犯,住在史丹福大學裏的模擬監獄,進行為期一星期的研究,稱為「史丹福監獄實驗」。

第一天,雙方都相安無事。第二天,「囚犯」發起暴動,拒絕服從命令,又嘲笑「獄卒」。獄卒於是採取強硬措施,包括強逼囚犯脫光衣服,沒收他們的飯餸和枕頭,又加以毆打。

囚犯和獄卒很快已適應了自己的角色,獄卒沉溺於掌控,露出虐待狂傾向,認為虐囚只為止暴制亂。而囚犯暴亂,攻擊獄卒,是為了解放自由。大家都不承認自己是壞人,只是用了惡的手段去實現正當的目的,一切都辯護成合理化。最後局面失控,實驗在第六天終止。

在善與惡之間,當人處於某種環境之下,往往由天使變成魔鬼,雙手染下一世也洗不清的血腥。(黃庭恍)

全文刊《星島日報》「筆可思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