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喪屍真菌」感染螞蟻後,可以控制螞蟻的肌肉、違背螞蟻的意志。 網圖
當「喪屍真菌」感染螞蟻後,可以控制螞蟻的肌肉、違背螞蟻的意志。 網圖

目前地球上已知的物種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寄生蟲,而越來越多寄生蟲能夠改變「宿主」行為的案例,並且不斷出現新的證據顯示,人類也難以抵抗這樣的威脅。

據《法新社》報導,「偏側蛇蟲草菌」(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即俗稱的「喪屍真菌」就是一個「寄生操控」的例子,當它感染螞蟻後,可以控制螞蟻的肌肉、違背螞蟻的意志,讓螞蟻離開巢穴或覓食路徑,到一個溫度與濕度都適合真菌生長的位置,尋到一片葉子後,咬住葉脈直到死亡。

這段時間真菌便開始生殖,並從宿主的頭部長出,破裂後會釋放孢子,感染巢內的其他螞蟻,再開始新的循環。

其中「弓漿蟲」(Toxoplasma gondii)則是會感染人類的寄生蟲,牠對貓、胎兒、免疫缺陷者都可能造成致命傷害。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統計,全美約有4000萬人口曾受弓漿蟲感染,可能是經由食用未煮熟的肉、接觸到污染源等途徑引起。

雖然弓漿蟲對人類的影響程度,目前還不及「喪屍真菌」控制螞蟻那般可怕,但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演化生物學家阿克蒂皮斯(Athena Aktipis)卻認為不能掉以輕心。去年組織過《喪屍啟示錄醫學會議》(Zombie Apocalypse Medicine Meeting)的她表示,討論這些未來可能存在的威脅很有趣,而且具有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