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立法會議員反對政長官引用《緊急法》落實並推行《禁蒙面法》。(資料圖片)
泛民立法會議員反對政長官引用《緊急法》落實並推行《禁蒙面法》。(資料圖片)

港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受到民主派的抨擊,指責有關做法是走向極權,「在《禁蒙面法》的幌子下,《緊急法》勢必進一步侵害港人既有權利及自由,例如延長拘留、財產沒收、以至限制出入境,先例開後患無窮,比起修訂逃犯條例的禍害更甚。」又批評特區政府的「終局劇本似要香港焦土收場,將原有的自由和法治破壞殆盡,為討好北京而出賣香港人,急速將香港變成一個大灣區的國內城市。」民主派更為此而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和尋求司法覆核。

民主派今次將《緊急法》說成是洪水猛獸,但有關說法,隨即被建制派「抽後腿」。事關去年香港刮起「山竹」十號超強颱風,路面破壞嚴重,翌日巿民返工成為另一災難,巿民怨聲載道。當時公民黨就猛烈抨擊特首林鄭月娥不引用《緊急法》讓巿民可以停工。當時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二條,「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他當時認為特首絕對有權引用此一條文,將山竹風災後翌日訂為公眾假期。人民力量陳志全當時亦指出,條例並無為「緊急」作定義,賦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很大操作空間,即使只生效一天亦可。另一公民黨議員楊岳橋當時亦有相同論調。

諷刺的是,今次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所引用的正是民主派去年建議的緊急法第二條。有建制派中人直斥民主派「打倒昨日之我」,當日只是一日風災,就力主林鄭引用緊急法;現在香港發生四個月的暴亂,林鄭引入《緊急法》,民主派卻又說成是洪水猛獸,直言「神又係佢,鬼又係佢」。

事實上,今次反修例風波暴力橫行,民主派不斷為暴力開脫,已經成為「幫兇」。尤其是當暴力風氣在青少年中蔓延,愈來愈多青少年墮入法網,但民主派仍不「收手」。作為教師團體的教協,昨天批評教育局要求學校向當局提交校內戴口罩的學生人數,認為「這做法令人感到教育局把本來屬於公共衞生的事情變得政治化」;又指反修例風波以來,「全靠前綫同工的努力……能兼顧學生和平表達訴求及課堂的正常運作。」然則,教協又如何解釋,開學以來為何有愈來愈多的學生捲入違法行動之中呢?當學生在學校外圍戴口罩拉人鏈,教協是否認為教師校長應任由他們作違法行動,而不應告誡甚至成出警告懲處呢?道教協不明白,學生拉完人鏈後,下一步就會去掟磚嗎?還是教協中人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無視學生墮入暴力違法深淵呢?(杜良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