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曾要求澳洲總理等外國領袖,協蒐集不利「通俄門」調查的資料。 AP
特朗普曾要求澳洲總理等外國領袖,協蒐集不利「通俄門」調查的資料。 AP

美國總統特朗普因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電話門」面臨彈劾調查之際,《紐約時報》周一報道,特朗普曾要求澳洲總理莫里森等外國領袖,協助司法部長巴爾蒐集不利「通俄門」調查的資料,以調查引發「通俄門」風波的源頭。澳洲政府周二證實,已收到美方的要求,並準備配合。

《紐約時報》引述兩名美國政府官員透露,特朗普最近數周與莫里森一次通電中,主動且明確要求澳洲協助美國司法部追查前特別檢察官米勒主導的「通俄門」調查起源的工作。其中一名官員指稱,特朗普是應巴爾請求聯繫莫里森。

知情官員透露,白宮事後只允許特朗普核心幕僚調閱上述通話紀錄。報道指出,這項決定並不尋常,和特朗普今年7月致電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要求對方幫忙調查拜登父子後的處理方式,如出一轍。

紐時分析,這兩通電話顯示,特朗普為展現米勒「通俄門」調查有污點且有黨派考量,而將巴爾視為重要合作夥伴,並將司法部調查當作利用美國重要盟友的工具。報道指,這宗通話事件顯示特朗普運用高層外交獲取個人政治利益。巴爾今年開始追查米勒「通俄門」調查起源,曾提及目標是確認執法或情報官員於2016年大選期間決定調查特朗普競選陣營是否串謀俄羅斯干預選舉,行為是否不當。

報道指出,特朗普對莫里森提出的要求,等於是要澳洲政府進行內部調查。當初是澳洲多名官員告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俄羅斯政府主動找上特朗普競選陣營,商量釋出不利對手希拉莉的訊息,FBI反情報部門才開始調查俄羅斯是否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

米勒「通俄門」調查最終報告即使未點名澳洲,仍確認澳洲在FBI調查起源中發揮關鍵作用。米勒報告寫道,一個「外國政府」提供的資料,促使FBI對特朗普陣營相關人士是否與俄羅斯政府干預活動協調運作展開調查。此外,《華盛頓郵報》也報道,巴爾曾多次與外國情報官員於海外會晤,尋求弱化美國情報界的結論,以及米勒對特朗普「通俄門」的調查是否於法有據。

根據報道,除了與澳洲領導人接觸外,巴爾也曾會晤英國情報官員。上星期曾和聯邦檢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一起在意大利,要求羅馬當局協助檢視2016年「通俄門」的調查。華郵指出,巴爾顯然利用他作為司法部長的權力,在政治上協助特朗普,這將使他面臨因濫權而遭彈劾、甚至下台的風險。

米勒在今年3月完成調查。在他提出的報告中,指出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曾多次有和俄羅斯勾結的舉動,但認為沒有明確證據顯示特朗普與俄羅斯串謀影響美國2016年大選。不過米勒也表示,無法明確排除特朗普妨礙司法。

在通俄門調查中,澳洲和英國具有重要性。FBI當初啟動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調查,就是因為得到澳洲駐英國外交官員的密報,指俄羅斯情報人員和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進行接觸。巴爾介入德拉姆的調查,已經引發黨派政治調查的疑慮。但司法部發表聲明,捍衛這項海外接觸的正當性,表示特朗普和巴爾的角色是協助德拉姆連繫外國政府。而澳洲政府一名發言人證實特朗普曾與莫里森通電話,要求澳洲協助。發言人說:「澳洲政府向來準備好協助與合作,致力協助進一步闡明調查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