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前副秘書長馮永業涉收受賭王姨仔陳婉玉五十一萬元賄款瀆職案,兩人在庭上自爆與對方一段長達十三年的婚外情,以證明款項只是二人拍拖買樓的私人轇葛,更公開他們的偷情密照,以及私人日記,以反駁控方所指控的「甜頭」。馮永業承認與陳婉玉認識半年後,即單獨相約打網球,他對陳的感覺「相當之舒服」,兩人關係「如沒有名分的夫妻」。而陳婉玉則形容馮「對我好好,好有風度,好細心,好吸引,好溫柔」,當她跟隨馮睇樓,被別人稱呼「馮太」時,「我係好開心」。

代表陳婉玉的資深大律師余承章在結案陳辭中強調,「甜頭」可以作不同的演繹,陳馮二人如夫妻般,就如「你俾利益給情人,這是無辜的甜頭」,陳視馮為感情依靠,「咁仲俾乜?甜頭,講得俗?,人都俾埋佢,「佢就算係想賄,都係想賄馮生個心」。

馮永業0三年剛被調任經濟發展局及勞工局副秘書長,專責處理航權談判及分配事宜,而港聯航空當時要求增設公眾直升機場以及擴建港澳碼頭直升機坪,時任港聯的行政總裁謝天賜帶同陳婉玉,相約馮永業午飯,之後謝天賜亦帶同陳婉玉與馮永業打了幾場網球,直至同年十月陳馮在一次酒會中遇上,之後馮便單獨約陳打網球,彼此互生情素。

陳婉玉因為丈夫有外遇兼家暴,令比她年少八年的馮永業闖進她心裡,並在0三年十二月十日一起乘直升機到澳門一餐廳晚飯,兩人就在當晚互相表白,「我地大家講?好sweet?說話,我地有親密?動作」,陳為了紀念二人表白的日子,更一直保存該次去澳門乘搭直升機的兩張登機票尾作紀念。此外,陳婉玉續解釋為何保存了一張入住華盛頓酒店的收據,是因為這是她與Wilson第一次去旅行,當時Wilson須要去當地公幹,她便去匯合他,並拍下多張合照。

她把所有精神及時間都放在Wilson(馮永業)身上,甚至不停搬屋,遷近馮永業的寓所,陳在庭上表明「我只係癡癡地等,等佢約凡午飯,等佢幾時放工來見我」。

陳表示、所有物業都是由Wilson 建議她買的,「因為我鍾意佢、所以我?佢講」。她於0四年為立志俊有限公司進行物業投資,陳表明「其實我自己唔喜歡睇樓,我只係想見佢多?」。陳表示「我買?好多,我無數過,全部都係Wilson叫我買,買賣樓,放租都係佢負責。

至於雍景臺物業,自Wilson 接手後,「我已經唔記得?五十一萬?出現」陳強調,「唔可以話我有錢,如果我無錢,我咪問家姐?,佢就會俾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