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醫生指,得知不少年輕醫護人員希望發起集會,但怕申請場地時會被抽後算賬,因此便帶頭向院長申請場地。
翁醫生指,得知不少年輕醫護人員希望發起集會,但怕申請場地時會被抽後算賬,因此便帶頭向院長申請場地。

警方近日清場及拘捕行動引來更大爭議,律敦治及鄧肇堅醫院一批醫務人員亦發起靜坐。翁醫生指,得知不少年輕醫護人員希望發起集會,但怕申請場地時會被抽後算賬,因此便帶頭向院長申請場地。他指,不少警務人員在醫院不正當搜證,「因為警察知道分流站是公共地方,什麼人都可以去,便衣警察沒有委任證,病人提供臨床資料,相信因為這樣而被拘捕。」

律敦治醫院護士許先生曾多次參與示威現場的救援工作,憶述在現場設置救護站時,曾有醫療物資送抵,「有警員上前去截查,發現有十個頭盔,被指話好危險,便將所有救援物資充公。」他批評,當警方指頭盔是危險物品,但元朗白衫人士手持木棍等則不被視作危險物品,顯然是雙重標準。

內科醫生鄭淳湋指,自己是一名海外讀醫並回流香港的醫生,當年雨傘運動仍在英國,但「愛香港所以回來」,稱眼見社會出現眾多不公事情,因此決定站出來發聲。

鄭醫生稱眼見社會出現眾多不公事情,因此決定站出來發聲。
鄭醫生稱眼見社會出現眾多不公事情,因此決定站出來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