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敬豪之前出庭作供。資料圖片
司徒敬豪之前出庭作供。資料圖片

一名患有多種長期病患的75歲老婦,3年前因便秘和肚痛,接受私營機構的私人上門醫生服務。司徒敬豪醫生上門為老婦打止嘔針及開藥後不久,老婦被發現失去呼吸及脈搏,送院後於當晚因肺炎證實不治,死因庭裁判官今日裁定死因不明。

裁判官在提出建議時稱,看不到將軍澳醫院和死者的私家醫生有仼何問題,惟司徒敬豪的報告簡陋,更令人難以明白為何司徒要將開的4種藥物和止嘔藥及甘油條分開記錄,報告又錯漏百出,更欠缺診斷原因和用藥原因,使專家多次質疑為何要為死者注射止嘔針。

裁判官澄清這是司徒個人的問題,並非系統問題,惟司徒的醫療判斷有否出錯和其水平是否達到專業水平並非死因裁判官來判決。

裁判官續指,有關醫生的醫德和醫術有問題,香港已有有關監察機構如醫務委員會,家屬可向有關機構作出投訴。裁判官重申,雖然司徒醫生的診斷均多處存疑,但是否要就司徒個人問題而改變全個制度並非由裁判官作為行外人來決定。

裁判官最後向家屬表達慰問,直言這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件,亦看得出家屬對死者的愛護,盼他們能走出傷痛。

法庭記者:陳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