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日新丸」號等三艘船組成的船隊將從出發開展近海捕撈。網圖
周一「日新丸」號等三艘船組成的船隊將從出發開展近海捕撈。網圖

在一片爭議聲中,日本於周日正式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停止在南極和太平洋北部用於「科研目的」的捕鯨活動,並將於7月1日(周一)開始重啟商業捕鯨活動。這是日本相隔31年後,首次進行商業捕鯨。

在周一上午,由共同船舶公司(東京)運航的「日新丸」號等三艘船組成的船隊,將從山口縣下關市港口出發,開展近海捕撈;此外,還將有6家企業5艘小型捕鯨船將從北海道釧路市出發,展開沿岸捕撈。而水產廳將為防止濫捕,而設定捕撈配額。

通過近海作業,船隊將捕撈布氏鯨、小鬚鯨、塞鯨3種鯨。此前一直捕撈IWC管理對象外種類的沿岸捕撈中,將新增小鬚鯨作為捕撈對象。

日本1988年退出商業捕鯨活動,另一方面,為收集重啟商業捕鯨所需的數據,此前一直在西北太平洋和南極海域持續進行科研捕鯨。

今次是日本自二戰結束後,首次退出國際組織。日本去年12月宣布決定退出IWC後,惹來環保組織及反捕鯨國家諸如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強烈批評。

「國際人道協會」(HSI)主席布洛克便批評,日本為一個已式微的產業退出IWC,破壞國際形象,不但倒行逆施,也是短視之舉。

共同社的分析亦指出,在鯨肉逐步淡出日本人餐桌的背景下,有關需求難以預測,澳洲、歐美等反捕鯨國也可能加大批判力度。

事緣有數據顯示,商業捕鯨其實能帶來的經濟效益並不高。雖然日本人曾在二戰後因缺糧而大規模食用鯨肉,但在當代日本,這種需求和市場早已大大萎縮。

據日本《朝日新聞》統計,在當代日本國民中,有超過一半的人沒有吃過鯨肉,約三分之一的人永遠也不準備吃。2016年,鯨肉銷量只佔日本所有銷售肉類的百分之O點一。另外,捕鯨企業往往要通過政府的補助,才能維持運營。

日本捕鯨協會會長山村和夫表示,日本過去30年引入各式各樣食品,人們有更廣泛的飲食選擇,「現時已不是只要大量捕鯨,便可賺大錢的光景了。」

IWC的日本代表森下丈二亦質疑,日本人對鯨魚肉的需求,或已不足以支撐商業捕鯨。

路透社分析指出,執政自民黨的強硬保守派不甘屈服於國際壓力,故堅決恢復商業捕鯨,擔心一旦作出讓步,日後亦不能捕撈吞拿魚等其他魚類。此外,首相安倍晉三和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選區,分別涵蓋捕鯨重鎮山口縣下關市及和歌山縣太地町,故他們亦可能為爭取選民支持,解禁商業捕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