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鐵分判商永光鋼鐵的代表大律師蔡一鳴。
紮鐵分判商永光鋼鐵的代表大律師蔡一鳴。

沙中線獨立調查委員會今日召開擴大調查後的首日聆訊,負責北面連接隧道及列車停放處的紮鐵分判商永光鋼鐵的代表大律師蔡一鳴下午陳詞時指,紅磡站北面連接隧道的連接縫出現滲水及裂縫,當中結構內部的鋼筋未有妥善扭入螺絲帽,甚至是沒有扭入。他直指,該處採用的鋼筋與螺絲帽是錯配,不能互相接駁,指承建商禮頓未有提供適合的建築物料,故出現問題。

蔡一鳴指,永光知道工程會有定期檢查,亦知悉圓筒型的鋼筋難以扭入錐形的螺絲帽,但工程承建商禮頓要追趕工程進度,未鑿開石屎讓螺絲帽外露,就要求永光紥鐵。蔡一鳴其後引述永光地盤管工吳先生的證供指,他曾向禮頓工程師黎家灝反映鋼筋未能接駁的問題,指鋼筋只能扭入2至3個扭紋,但對方稱:「盡量扭,有幾入扭幾入,(牆)不會倒塌的」。但黎家灝的證人供詞中未有提及雙方的「對方」,引來蔡一鳴質疑證人隱瞞事實,批評對方不誠實。

蔡一鳴亦指,永光是其中一個分判商,只可跟從禮頓的指示,及使用其提供的建築物料興建,指永光當時沒有其他選擇。

由於北面連接隧道的連接縫出現滲水問題,其後禮頓向永光發信指,連接縫出現滲水皆因永光的手工問題。永光其後則反駁,所有建築物料包括螺絲帽及鋼筋均由禮頓提供,其只負責將鋼筋扭入。其後雙方不停書信來往追究問題,禮頓之後稱要向永光追討4000萬元的修補工程費用,永光亦回覆指,其承建的工程只獲6000多萬元,認為禮頓追討的費用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