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運動發起人等九名人士,被警方正式落案控以公眾妨擾相關罪名,最高可被判入獄七年,正式考驗他們願意為公民抗命付出多大的代價。

  警方今次採取行動,正值林鄭月娥當選行政長官翌日,批評者迅即指這次檢控與她修補社會撕裂的願望背道而馳。不過,正如她所言,按照法律,她對律政司檢控決定無從干預,事前也沒有接到知會。如果因為這個時間上的巧合就質疑她,既不合理,也不公平。

  「佔中三子」等人被控,不少支持者會感到難受,部分人還會抨擊這是政治檢控。不過,感情不能掩蓋法理,他們事前已經明言這是一場公民抗命的行動,而公民抗命的目的就是「違法達義」,即以違法手段施壓爭取「真普選」。雖然他們自詡這場佔領運動是「民主抗爭」,但不能洗脫違法的本質,其對社會秩序的負面影響和後遺症也有目共睹,執法和檢控當局不可能對如此公然大規模的非法行為視若無睹。

  外國公民抗命的原則,是於犯法後既不逃避,也不會申辯,如被捕和受起訴則坦然承認違法,並接受刑罰,藉此宣揚自己的理念。

  佔領運動組織者要求參與行動者事先簽署意向書,其中一項選擇,就是同意在行動後自首並於法庭不作抗辯。

  為期七十九天的佔領運動,在警方抬走金鐘靜坐人士清場結束後,包括「佔中三子」在內,有六十五人曾主動去中區警署自首,現在到了他們兌現承諾的時候。

  當時他們承認未經批准而進行公眾集會。不過,警方今次按照律政司指示,根據普通法控告他們公眾妨擾的相關罪名,這項控罪的政治敏感性低,不像涉及非法集會的《公安法》,審訊過程因而不會掀起另一場針對《公安法》的政治抗爭。

  律政司選擇了把案件交上區域法院審理,顯示覺得裁判署審案不足以彰顯案件的嚴重程度,同時又沒有像旺角暴動事件般,把案件交上高等法院審理。

  今次針對「佔中三子」的串謀控罪,把實際佔領行動一年半前的籌備過程都納入案情,而部分人士被控的煽惑罪名,則主要針對實際行動初期政府總部一帶的活動。預計日後還會有其他人士被檢控。

  公民抗命的道德高地,來自承擔法律責任作出犧牲,如果獲放任不追究,就會流於空談,而伴隨法律責任而來的其他代價,除了所受懲罰之外,還有可能失去專業資格、事業前途。參與者或願自己承受代價,但是從佔領運動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大量無辜人士賠上代價,包括眾多受交通影響的市民和生意無着的商家,以至友儕或家庭成員間的撕裂,鼓吹和參與者又有沒有考慮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