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流感猖獗,湧到公立醫院求診的市民驟增,本已是個「壓力煲」的公共醫療系統,氣壓升得更高,急症室與病房擠爆,醫生與護士就「谷到爆」。昨天醫護人員操到政總怒吼,而前線醫生聯盟代表也在電台強烈發聲,促政府盡快解決困局,反映情況已極度嚴峻。近年公院醫護離職屢創新高,「流血」不止,人手短缺問題不斷惡化,服務已瀕崩潰邊緣,撲救近火的最有效方法是大幅增加輸入海外醫生。面對危機,政府不容再拖,須以堅定的意志拆除保護主義屏障。

  增醫科學額難救「近火」

  以人口與醫生的比例計,香港本已嚴重偏低,每一千人只有一點九名醫生,較新加坡一千人有二點三名醫生,有一段距離,比起英國的三點七名,更大大落後。這數字是包括所有醫生,近年大批公院醫生跳槽到私院或自開診所,公院醫生所佔比例就更低。

  公院醫生流失問題,最近已響起危急警號,據本報報道,由二〇一三年至一七年,公院共有一千二百四十二名醫生離職,當中只有約一成八是退休,顯示大多數是外流。數字更反映「跳槽」人數逐年增加,當中不少是顧問醫生和副顧問醫生。政府也承認問題嚴重,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日前指出,二〇一七至一八年度公院醫生流失率達百分之五點八,有些部門更逾一成,預料中長期人手將持續不足。

  危機雖已升級,卻未見政府有立竿見影的應急策略,徐德義指出未來三年將每年增加六十個醫科學額,但由醫科生到執業醫生要逾七年,「水」實在太遠,沒法撲救近火。

  對如何在短時間內紓緩這困局,社會早已有主流意見,就是大幅增加輸入海外醫生,投入公立醫院服務,以解燃眉之急。但目前在公院工作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人數極少,只有十名,其中五名剛獲批准,在龐大的公共醫療系統中,可謂聊勝於無,杯水車薪。

  破保護主義拆門鬆綁

  究其原因,在於輸入醫生之門只開了一條窄縫,按現時的機制,在海外受訓的醫生要在香港公院有限度執業,須通過醫委會的執業考試,由於考試及格率低,許多有意來港工作的海外醫生都因而卻步,而每年取得資格者也極少。

  這個源於醫學界保護主義的關卡,一直成為輸入海外醫生的最大障礙,如果不能拆牆鬆綁,增加外援終究「得個講字」,問題永難解決。

  要改革現時機制,可向先進國家借鏡,現時新加坡的做法是甄選全球一百五十八所高水平的醫學院,受其培訓的醫生而又有一定執業經驗,便可免試在公院工作。該國每年引入海外醫生達四百名,總人數佔全國醫生的百分之十八。為何新加坡可以這樣做,香港不可以?

  此外,政府可制定特別計畫,讓有認可學歷及執業資格的海外港人及其下一代,免試在公院執業;同時吸納一些在美英等知名醫學院畢業的香港留學生回港服務,補充公院人手。

  對於輸入海外醫生,政府一直都軟手軟腳,在醫學界壓力下,態度毫不進取。要解決面前的危機,政府必須敢於打破保護主義壁壘,大刀闊斧引進海外醫生,公眾必會作其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