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參議院最快本星期會審議表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是國會兩院通過並得到總統特朗普簽署立法,美國就多了一把懸在本港頭上的一把刀,增加了外商投資香港要考慮的不明朗因素。本港民主派希望藉這法案推動普選和減少中央干預,若非作繭自縛,就是甘於被捆綁上美國制華的戰車,令香港社會和經濟成為美國的「肉參」。

  美國眾議院日前口頭表決通過這法案,中國反應強烈,中央電視台罕有地花了六分鐘來報道,外交部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並且預告中方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

  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上月已經通過把這項法案交上全院議決,有待排期,消息透出本星期表決的風聲,有逼使參議院多數黨主席麥康奈爾早訂日期之勢。法案雖然獲得民主共和跨黨派議員支持,但是仍有兩大變數,一是美國企業界因擔心中國報復而作出游說的成效,二是麥康奈爾與中國的關係。

  一年一檢 猶懸刀港頭上

  麥康奈爾妻子是交通部長趙小蘭,趙小蘭因家族生意與中國政府過從甚密,面臨眾議院調查有否以權謀私,而麥康奈爾則曾獲趙氏家族逾一百萬美元政治捐款。在這情況下,他為免招惹嫌疑,恐怕難以拖延排期。美國社會又瀰漫不應為做生意而向中國屈服的情緒,故此,法案於近期獲參議院通過的機會不小。

  根據這項法案,將來美國政府對香港的人權和自治程度會進行「一年一檢」,如果覺得「不及格」,除了可以制裁有關官員,更可以考慮《香港政策法》是否繼續適用,即是否繼續容許香港享有與中國不同的待遇,包括獨立關稅區。

  可以想像,如果美國向香港貨徵收與內地同等的稅率,以及在處理港人赴美問題上與內地人赴美同樣嚴格,對香港的營商環境和經濟打擊甚大。雖然美國不會輕易動用這把懸在香港頭上的刀,但是單是懸刀而言已經增加了投資香港可能面對的不確定元素,為外商是否來港做生意加添一重顧慮。

  本港部分民主派人士的算盤,是希望用這條法案脅逼政府,促其在政治角力中退讓,尤其是泛民中一些特別敵視中央的政客,甚至倡議港獨的青年,更積極向美國政府和議員游說,結果導致美國可以通過損害香港來向中國施壓,玩火玩出禍,猶如引火燒向香港。

  添投資顧忌 玩火玩出禍

  從另一個角度看,美國本身亦欲藉此法案增加牽制中國的籌碼,這陣子的反修例風波提供了火乘風勢的機會,而一向倚靠美國做後台的一些本港政客,有人身不由己須予配合,有人則獲美國邀請會晤政要、享受國際政治舞台鎂光燈而自喜,結果反被美國玩弄於鼓掌之上。

  回想世紀之交,中國經濟得以飛躍發展,原因除了成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還有的是獲得美國國會認同為「永久正常貿易國」,即所謂的「最惠國待遇」,不需要每年接受檢討一次,消除美國企業投資中國的重要不明朗因素。當年本港的一些民主派人士亦赴美游說取消這一年一檢的安排,有助消除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大障礙,本港經濟和社會亦因而得益。

  今天的民主派政客卻反其道而行,通過游說和出席國會聽證會,協助美國把一年一檢這把刀子掛在香港社會的頭上,讓香港經濟成為美國對華交手時的其中一個籌碼,置香港利益於不顧,做出害港累民的事,委實令人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