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風雲導致英國首相文翠珊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不惜在最後一刻施展「彈弓手」,押後國會下議院對脫離歐盟協議的表決,再往歐盟尋求讓步。英國能否「軟脫歐」,讓文翠珊得保相位,降低脫歐對英國和歐盟經濟以至全球金融市場的衝擊力,很大程度繫於英國各政黨和議員的政治盤算。

  英國數年前公投意外得出贊成脫歐的結果,保守黨首相卡梅倫引咎下台,由文翠珊接任。由於國內始終有相當多人反對脫歐,甚至保守黨內部支持脫歐者都分軟硬兩派,文翠珊不可能與歐盟達成一個面面俱圓的協議,只能寄望議員權衡輕重,接受一個並不完美但可望落實的協議安排。

  有關協議草簽文本提交下議院,原定當地時間昨日表決,但是議員辯論了三天,文翠珊見勢色不對,協議勢將被否決,臨時決定把表決日期推到下個月,自然令反對協議的議員罵聲四起。

  協議爭議條文 留詮釋空間

  協議的最大爭議點是其備用「擔保方案」中,有關愛爾蘭共和國與隸屬英國的北愛爾蘭之間邊界通關安排。當年英國政府與爭取北愛獨立各方達成《北愛和平協議》,得以結束肆虐數十年的血腥衝突和恐襲,條款之一就是愛爾蘭與北愛之間人貨自由進出,由於大家同屬歐盟成員,自然水到渠成,現在英國要脫歐,就產生了問題。

  英國和歐盟都希望維持愛爾蘭和北愛之間的人貨自由流通,「擔保方案」容許在英國與歐盟未達成共同市場或自由貿易協議期間,兩愛之間可以沿用原有安排,這意味人貨可以自由進出北愛和歐盟,反而在北愛和英國其他地方之間要設立關卡,引發英國自主權爭議。

  文翠珊押後表決後即前往歐洲,爭取歐盟在這方面讓步,但是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已經表明協議不容修改,但有空間作進一步「澄清」和「詮釋」。如何「詮釋」令到一些反對協議的英國議員改為贊成,大有學問。

  倒戈者歸隊否 視政治利益

  國會最大反對黨工黨向來反對脫歐,今次正好趁保守黨內有議員倒戈,加上其他小黨反對,推倒協議。到時工黨就可以發動不信任動議,推文翠珊下台而進行大選,希望藉此機會奪得執政地位,設法留在歐盟。歐洲法院日前已裁定,脫歐協議一日未生效,成員國就一日都可以撤回脫歐請求。

  至於保守黨倒戈議員,同樣希望取文翠珊之位而代之,但非透過大選之途,而是在黨內發動不信任投票,只要得到三分一保守黨國會議員聯署,即四十八人,就可以啟動機制,要是趕走了文翠珊,投票選出的新黨魁就可以接任首相之位。

  不過,他們要盤算黨內倒戈能否成功,以及會否讓工黨有機可乘,在個人政治野心外,還要考慮到能否保留執政黨地位,來決定最終投票取向,無論文翠珊取得歐盟怎樣的「詮釋」,都是作為這些人會否歸隊的表面藉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