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以三軍總司令身分向全國發表電視演說,一反競選時要從阿富汗撤軍的說法,反而要增兵。阿富汗之戰一拖十六年,成為美國歷來最長的戰爭,當年被推翻的塔利班政權,捲土重來攻佔了全國近四成土地,美國所餘下的選擇,是如何體面地從泥沼抽身。

  在美國出兵阿富汗前,塔利班組織以其嚴格的軍紀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統治,擊敗了眾多部落軍閥,控制全國。民眾不再受軍閥淫虐,卻要接受嚴刑管治,女性地位尤其低微。

  美國不能容忍塔利班政府,原因是它包庇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由「恐怖大亨」拉登主使、對美國施行飛機接連撞大廈「九一一」恐襲奪命逾二千的「基地」組織,就是在阿富汗境內設訓練營。美國獲聯合國授權,組成聯軍進入阿富汗,推倒塔利班政權,扶植了民選產生的政府,但是始終無法翦除塔利班勢力。

  特朗普增兵 欲以戰逼和

  由二○○一年開始的阿富汗戰爭,已經奪去超過三千三百名聯軍生命,當中美軍佔二千二百人,阿富汗軍民更是各死逾三萬人,美國投放了八千億美元。塔利班更乘美國出兵伊拉克,大力反撲,至今控制了全國接近四成地區,連首都喀布爾周圍都在其控制之中。

  阿富汗山多險要,外族難以征服,即使大英帝國全盛時期揮軍入侵都失敗收場,要是塔利班成功回朝,美國的多年苦纏亦落得當年英國的下場,難向陣亡將士交代。特朗普解釋自己為何「轉軚」,就是要確保美國參戰的意義,不讓阿富汗重新落入恐怖主義庇護者之手。

  特朗普的策略是以戰逼和,增加派軍,不講數目,也沒有撤出時間表,如果能在軍事上煞住塔利班的擴張,則願意在談判桌上為塔利班留一席位。

  移植政制 罔顧不同國情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當年曾增兵至十萬,但是因為有撤軍時間表,塔利班得以留力以待。現時駐阿富汗聯軍有一萬多人,美國傳媒報道特朗普只會增約四千美軍,作用成疑。特朗普又向巴基斯坦施壓,要其停止為塔利班提供庇護,另一方面則叫印度增加對阿富汗的經濟援助,這令巴基斯坦更加傾向以塔利班來抗衡印度的影響力。

  無論是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美國扶植的當地政府雖云由民選誕生,實際軟弱無力,根本控制不了全局,只靠美國軍事撐腰才勉強挺住自己的生存,兩國結果陷於內戰,伊拉克的爛攤子更催生了比塔利班更殘忍百倍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

  美國仗着二戰後在德國和日本複製其政治制度的成功例子,試圖以強大軍力或「顏色革命」等方式,把反美政權推翻,然後將自己的制度移植到這些國家,漠視其歷史、社會和政治文化土壤,結果往往是摧毀了原本的穩定,令其陷入比獨裁政府管治更為生靈塗炭的內亂。當地人民為複製失敗所付的代價,比陣亡的美國將士慘痛何止萬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