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機場管理局後,港鐵公司亦向法庭申請到臨時禁制令,不容許干擾港鐵站及列車。任何人無論抱有甚麼訴求,都不應罔顧禁令,漠視法庭權威,挑戰法治,妨礙這些重要公共設施的正常運作,侵犯市民和旅客的合理權益,否則就要付出藐視法庭刑事罪行帶來的沉重代價。

  機場和港鐵初時對示威行動都盡量以寬鬆態度處理,可是部分人愈來愈激烈,對運作的干擾不斷升級,機場方面先有堵塞前往機場的道路,再發生不讓旅客登機的場面,令大量航班取消;至於港鐵,除了多次「不合作運動」阻礙列車服務,以致大批乘客沒法上班,更有人大肆破壞車站設施,尤其是元朗和葵芳站,他們怪罪港鐵而湧進站內進行破壞,包圍和不斷辱罵職員,職員無辜慘成磨心,市民乘車大受影響。

  情況如果繼續聽之任之,勢將愈演愈烈。實際上,網上已經有號召今天在通往機場的道路上進行「和你塞」行動,透過各種方式阻塞來往機場的道路,令客貨和機組人員無從準時出入機場,影響航班運作。

  法庭頒令為保障市民安全

  不過,昨日法庭頒出了無限期的臨時禁制令,今天如果參與塞爆機場交通的行動,甚至提議和教唆進行這些活動,都有可能犯上藐視法庭罪,面對罰款甚至監禁。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列舉數字,指機場本月頭三星期的客運量約為四百一十六萬人次,較去年同期下跌超過一成一,期間人次減少了五十四萬,貨運量減少逾二十五萬噸,減幅更高達一成四。

  法官頒令時指出,示威活動對機場以至香港的聲譽構成無可量化的影響,難以補救,機場的暢順運作對香港,特別是巿民和旅客的安全、商業利益及國際聲譽至關重要。

  港鐵昨晚亦成功申請臨時禁制令,不但禁止干擾全線列車服務和損壞財產,連辱罵和使用令人反感的語言都不容許。一些以往只屬於牴觸港鐵附例的行動,處罰比較輕微,現在則可能構成藐視法庭罪,這罪沒有最高刑罰限制;換言之,在極端情況下,可以判終身監禁。

  在今夏的連串示威抗議中,港鐵服務成為「不合作運動」的主要對象,參與行動的人在多個港鐵站阻礙列車關車門,受影響的市民以十萬計,比機場癱瘓事件還要多。元朗站則出現過「白衣人」見人就打的可怖場面,日前「黑衣人」藉口事發滿月而入站大肆破壞,連關乎市民安全的消防設備都不能倖免。

  堅定管理確保秩序與法治

  至於葵芳站,發生過警方使用催淚煙後,又成為抗議者連番聚集的重災區,甚至阻止乘客付款入閘,逼他們「搭覇王車」,到昨晚港鐵宣布在九時關閉葵芳站,但是仍有大批人不願離去,當局出動防暴隊,車站在十一時才完全關閉。

  港鐵站近期成為了最經常受干擾的地方,情況已近失控,為了維持車站與列車正常運作,港鐵不能再寬以待之,故已表明改變應對方式,不再提供列車疏散「黑衣人」,會根據站內情況隨時未經預先通告就關站。昨日更進一步申請法庭臨時禁制令,來加強清場的法律理據。

  自從機場申請得臨時禁制令,干擾已大幅減少,不過,港鐵範圍不如機場集中,散落各區,未計輕鐵,已有超過九十個車站,要有效管理秩序和落實禁制令,挑戰難度更高。

  無論機場還是港鐵,管理當局應採取堅定態度,與法庭執達吏和警方配合,管理好秩序,維持正常運作,以保障員工和公眾安全及經濟動脈通暢,更重要是維護「有法須依」的法治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