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評級機構穆迪下調對中國主權債券的評級,中國財政部旋即批評其方法不恰當,高估中國政府面對的困難,更低估其經濟改革的能力。中國債務飛快膨脹到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的兩倍半有多,當中地方政府償債能力成疑,中央不待穆迪降級,早已推出連串措施,設法降低債務風險,確保不會爆煲震盪金融而令經濟硬着陸。

  穆迪評估各國及企業債務信貸風險,今次把中國主權債評級由Aa3降至A1,調低了一級,相當於沙特阿拉伯等國家的水平,比香港低一級,原因是認為中國繼續靠發債投資基建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轉型至靠內部消費的步伐較慢,導致政府債務持續上升,經濟增長放緩又會影響政府的償債能力。

國債孳息靠穩 因少外資

  穆迪今次同時調低了二十六家國企的評級,通常國債被視為一個經濟體最「穩妥」的債務,當這類主權債務評級調低,會連鎖影響到國內其他企業的評級,由於借貸風險與利息掛鈎,這會導致企業須以較高利息發債才獲市場承接,增加營商成本,不利經濟。香港作為獨立經濟體,在上世紀末葉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政府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以保評級不致下調。

  穆迪降級公布一出,內地五年期國債孳息即由三厘八升至三厘九五,不過到午市已經回落至原有水平。不少國家視穆迪降級為一個炸彈,原因是不少視乎評級的基金投資會因此換馬,今次在中國債市卻只是掀起一點漣漪,原因是絕大部分國債都在內地企業和個人手裏,外資只持中國國債約百分之四,而穆迪等海外評級機構對內地投資者的影響較低。

  近來內地債券市場比較緊張,原因是政府本身在推行「去槓桿」的改革,推出連串措施防範地方政府和企業濫發債。

開放債市 須加緊去槓桿

  雖然財政部在回應穆迪降級時指出,中央連同地方政府未償還債項,只相等於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三十六點七,負債率遠低於歐盟所定下的百分之六十警戒線,但是要靠政策性貸款的「殭屍企業」、在資產負債表以外的「影子銀行」隱性借貸,構成政府的隱性債務負擔,以及金融機構承受的違債風險,都是政府須拆解的潛伏炸彈。

  穆迪指出,如果內地槓桿化加速,大量資金錯誤配置連累中期經濟增長,會有更大的評級下調壓力;另一方面,內地的結構性改革若能去槓桿又不增加銀行風險,則會對評級有正面作用。因此,展望未來風險,穆迪的定性是穩定。

  在內地密鑼緊鼓透過中港債券通來開放外資進入內地債市之際,穆迪調低內地主權評級,或會稍降國際投資者的入市意欲。不過,如果債券通開放後外資大舉入市,持有國債比例大增,到時才降級,就會造成比現時大得多的金融震盪。債券通年內開通,內地透過去槓桿的改革以保債市健康,因而更形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