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城行政總裁鄭弼亮指,教育界近三、四年開始談論運算思維能力,有不少像馮朗的教師參加有關運算思維的工作坊。
教育城行政總裁鄭弼亮指,教育界近三、四年開始談論運算思維能力,有不少像馮朗的教師參加有關運算思維的工作坊。

  (星島日報報道)「運算思維」與「語言學習」乍聽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兩者並非毫無關聯。深井天主教小學有教師將訓練運算思維能力的教學方式,應用到英文科教學中,冀訓練學生邏輯解難能力,學陌生詞彙和語法;他又將時下流行的電子遊戲帶到課堂,讓學生一邊「打機」一邊學簡介式體裁的寫作。有學生坦言以往「打機」從未留意過相關知識,認為英文課堂令他更牢記所學。

  運算思維能力與近年興起的編程學習有關,倡議提出問題並利用編程的相關技能、實踐並達到解決問題。在深井天主教小學任教五年的馮朗,任教英文科、電腦科及STEM、編程相關的課堂,對「運算思維」有一番見解,「不是要學編程才叫做有運算思維能力,運算思維能力其實就是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

  馮朗以英文科為例,指學生看到一個陌生英文生字,究竟採取甚麼方式可以知道其意思,「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比方說根據前文後理推估,可以查字典、找資料,或者問老師。想得出這些解決問題的方式,其實已經是運算思維能力,但他們是不知道這就是運算思維,而是學到了怎樣解決問題。」

  他又指,英文依靠閱讀訓練語文能力,過程中需要不斷拆解語法和生字等不懂的問題,而英文語法都是一種頗具邏輯和格式化的東西,與運用運算思維甚有關係。「比如『現在式』he、she、it加s、es,轉i加es,I、you、we、they就不用加,這些都是一些邏輯問題,是條件句來的,運算思維裏有一個概念就是『如果/就(if / then)』,這些條件和英文語法很類似。」

  誘導自找答案

  為了將運算思維訓練融入教學中,馮朗平常在課堂不會直接回答學生的提問,而是誘導學生自行找答案。今年初他更將電子遊戲Mario Party帶到課室,和學生一起「打機」,「因為我都喜歡『打機』,這個遊戲玩法是由很多個小遊戲組成,關卡開始會有很多指示,我就想,學生其實可以通過這些來學簡介式體裁的寫作。」

  小五生盤兆恩和劉卓卉,正是馮朗這個實驗式課堂的首批學生。兆恩指,「打機」前先抄寫不認識的生字,然後觀看遊戲的動作演示而猜想意思,從而學到「mash」(搗碎)和「paddle」(槳)兩個生字。卓卉亦指學懂了「sort」(分類)的用法,「以前中文可能知,但是不知道英文要怎樣用。」兩人更表示,以往「打機」時從未留意相關知識,認為這樣上課令自己更牢記所學,「希望以後能多點這樣的課堂。」

馮朗在「打機」的英文堂要求學生做兩張工作紙。
馮朗在「打機」的英文堂要求學生做兩張工作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