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教育局近年大力推動STEM教育,各校做法不一,可說百花齊放;其中位於沙田的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便斥資一百萬元在校內開設「未來教室」,並擬以曾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光纖之父」高錕命名,延續高錕的科研精神和貢獻。校長周厚峰表示,「未來教室」將設「中大STEM名人堂」,展示科研名人的學術成就及個人物品;該校未來亦會帶領學生研習AI人工智能,向研究型中學發展。

  STEM(科學、科技、機械及數學)教育是學界近年積極發展的範疇,各校會因應各自特色,設計相關課程或增設配套。在二千年創校的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最近就因應近年教育趨勢和學生需求,斥資一百萬元,在校內開設「未來教室」,作為該校STEM教育的基地,並計畫以去年逝世的中大前校長、「光纖通訊之父」高錕名字命名。校長周厚峰表示,學校已初步獲高錕太太黃美芸同意,把教室命名為「高錕未來教室」,並在六月正式舉行開幕儀式。

  周校長續指,以高錕命名「未來教室」是有意思,「教育並不是教學生『現在』,而是教他們面對『將來』, 加上高錕教授成就卓越,但去年不幸離世,所以學校希望把高教授的科研精神和貢獻延續下去。」他表示,高錕在研究光纖通訊方面有極大貢獻,卻未曾為此申請專利,從高太口中更得知,高錕把部分諾貝爾物理學獎獎金捐出,這種既無私且樂於行善的心,都值得學生學習。

  該校STEM教育小組組長黃百益老師表示,未開設「未來教室」前,該校已有一個規模較小的STEM ROOM,讓學生參加校外的科創比賽時,可以有場地組裝模型,並擺放作品和器材。不過,由於學生參加比賽愈來愈多,對STEM ROOM需求更大,於是向老師建議,爭取更大空間,讓他們可以有地方聚腳「度橋」,及組裝科研作品,學生的建議最終獲校方和辦學團體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教育基金會支持,並籌款打造「未來教室」。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是千禧校舍,可用空間較多,「未來教室」前身是教員室和課室,面積約五個課室般大,改建後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包括:給學生「度橋」之用的「奮鬥房」;教室中央位置的教學及活動區;以及相信是全港中學獨有的「中大STEM名人堂」。

  「中大在STEM方面,曾出產很多猛人,好像高錕、楊振寧等,難以盡錄,所以設計『未來教室』的用途時,除了想讓學生做Maker(創客)外,還想讓學生有些抱負,所以便想到設立『中大STEM名人堂』。」黃百益指校董會也覺得這個建議很有意思,於是該校在去年六月便進行選舉,由學生選出心目中的中大STEM名人,校方根據結果,搜集了獲選名人的學術研究及個人物品,包括研究論文、相片、模型等展出,供學生了解他們成就之餘,也期望學生有所啟發。

  現時展出的「中大STEM名人」來自不同範疇,包括中大前校長高錕和沈祖堯、現任校長段崇智、分子生物學家盧煜明教授、有「植物基因複製之父」美譽的辛世文教授、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楊振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教授張立等等;旁邊還有些小型展櫃,擺放其他持份者,例如校友、學生,甚至家長的作品。

  STEM 教育小組副組長葉創權表示,「名人堂」展品會不定期更換,而高錕的展品則會長期展示。「現時展出的印章和放大鏡,都是高教授曾經用過的;展櫃中還有他的研究論文和自傳,旁邊還放了一束光纖花。」另外,張立教授捐出的放大版「微型機械人」,也值得注意。葉創權解釋,該機械人利用磁控,在血液內輸送藥物,現時尚在研究階段,「如果研究成功,將是很厲害的發明,這是他第一個做出來的模型。」

  有趣的是,「未來教室」內還有四個舒適的「卡位」,驟眼看來,似是咖啡室般休閒。黃百益透露,「卡位」的設計意念源自校監、現時在中大任客席教授的林曉鋒博士,「校監有跟我們分享以前參加科創比賽的故事,所以也有參與設計。」他指椅背上方位置用上絨布,看似豪華,但原來是為了方便貼上紙條,而且該校多年來推行自主學習模式,學生習慣四人分組,「卡位」正是同學的小型「度橋」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