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退休警司朱經緯於一四年佔領行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去年一月因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被判監三個月。他不服定罪和刑期上訴,但被高等法院駁回,須即時返監服刑。朱經緯去年十月申請「終極上訴」,惟終審法院都認為,朱經緯在無合理解釋下使用武力,絕非裝腔作勢,最終駁回申請,意味朱經緯翻案無望。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昨再向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發公開信,促請局方推動「侮辱公職人員罪」立法。

  朱經緯去年九月十四日被駁回上訴後即時入獄,並於翌月二十六日刑滿獲釋,他昨未有到庭旁聽。代表朱經緯的大律師彭彼得表示,朱經緯於事發時將近退休,「其實佢由頭到尾出發點係想執法嘅啫,佢問心無愧!」彭彼得相信朱經緯會對裁決感到失望,但會予以尊重。

  代表上訴方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在庭上重申,朱經緯在事發現場的目的,是確保群眾有秩序離開以解封道路。事主鄭仲恆卻在現場大叫大嚷,旨在拖延和妨礙警方清場。朱經緯揮動警棍擺出威嚇姿勢,為要防止鄭的行為再次激起群眾騷動,但高等法院法官黃崇厚並無全盤考慮案中證據。

  首席法官馬道立反駁指,黃官在其裁決中有考慮案發背景,只是「他無作出對你們(上訴方)有利的裁決,而你們不滿意」。馬道立又質疑,呈堂片段既無顯示事主曾大叫大嚷,亦未能證明事主對警方展露敵意或阻礙後者清場,相反朱經緯以警棍重擊事主頸部,難以說成是裝腔作勢。

  常任法官李義認為,《公安條例》僅容許警員在「有需要」的情況下行使一定程度的武力,但朱經緯行使武力毫無合理解釋可言。郭莎樂指事主所作的抵抗「不單是身體上」,李義反問事主是否因「態度上抵抗」而招致襲擊,郭莎樂說事主顯然不是想「邀請警察加入其生日派對」。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昨再向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發公開信,重申警方在近年的政治爭議下,或因缺乏法例保障而身陷囹圄,促請局方「作好僱主的責任」,推動「侮辱公職人員罪」立法。

  案件編號:終院刑事雜項五六——二〇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