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涉嫌違規營辦而一度停課的朗思國際學校,高小學生遷到界限街校舍復課已兩周,惟學生人數接近校舍上限。有家長及教師稱,現時全校十七班學生須共用十一個課室,影響教育質素,他們昨去信促請教育局為學生安排臨時校舍。教育局重申,若私立學校曾有違法行為但反獲給予空置校舍,會發出錯誤信息並造成不公。

  朗思在界限街的校舍接收來自廣利道校舍約一百二十名高小學生後,現時全校共有二百九十多人,比原本人數多一倍。一班小學部的家長及教師代表昨召開記者會,表示學校環境嚴重擠逼。該校音樂科老師封凱怡表示,原本在廣利道校舍有美術室、音樂室和圖書館,但轉到界限街校舍後,學生只能在課室上課,不能使用這些特別室,「原本學生很期待參與聖誕音樂劇,但現在因為沒有地方綵排而取消。」

  另一名教師代表Robert Burns亦表示,復課後,各班體育課使用操場時間要重新編排,部分學生亦需要提早於七時四十五分前回校,對學生安全造成隱患。他續指,事件發生至今,全校有超過七成中小學生受影響,中學部早前不少學生轉校,小學部目前也有一、兩人轉校,並直言對明年小學部收生會有影響,但表示在舍校問題解決前,不會考慮明年減收學生。至於早前被指涉僭建的天台,現時只用作儲藏室,未有作課室用途。

  對於課室原本只有十七人上課,現時變成二十八人,接近課室容額上限的三十三人,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指,雖然安排合乎規定,但一般學校的課室不會「用盡」額度,安排太多學生在同一班上課,「學生要與不同年級的同學一起上課、用不到美術室等,這些都反映學校的教學質素『被犧牲』了。」他引述家長要求,促請教育局考慮安排臨時校舍安置學生,「像遲交稅都有寬限期,今次事件為何當局不能酌情寬限處理?」不過他同意,不能要求當局給予永久校舍。

  教育局表示,新建校舍或空置校舍一般會公開邀請全港合資格的非牟利團體申請,其他私立學校則須自行安排校舍營辦學校。當局重申,校舍是珍貴的社會資源,若私立學校曾有違法行為但反獲給予空置校舍,將會發出錯誤信息,並對其他奉公守法的辦學團體極不公平。

  朗思國際學校停課事件發生不久,一眾受影響學生家長隨即成立家長諮詢委員會,冀向教育局表達訴求,昨在記者會上談及校舍空間不足時,不少人更一度哽咽。有外籍家長表示,當初因香港是國際都市才選擇來港,難以理解香港政府處理為何如此強硬,希望政府能幫助家長。

  來自馬來西亞的家長陳國順有二子一女就讀朗思,其中就讀中學部十年級的長子早前已轉校,次子和幼女仍在朗思讀六年級和三年級。「因為他(長子)的三名科任老師都選擇離開,而他在準備考IGCSE,擔心影響較大,所以才決定轉校。如果小學校舍問題仍未解決,次子升中時或考慮轉校。」

  陳國順又指,對朗思被教育局勒令停學的處理感失望,「香港政府為何要這麼強硬?」他稱自己當初因香港是國際都市才選擇來港,讓子女在此接受教育,希望政府能聆聽家長們的訴求。

  另一名家長莊耀誠亦指,就讀五年級的女兒向他表示,小息時學生排隊如廁完畢,小息時段已結束。一眾受影響家長向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發公開信,促請教育局協助尋求合適的臨時校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