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三天便是中秋,退休警司朱經緯將於獄中過節,可謂斯人獨憔悴。他在三年多前佔旺期間執行職務維持秩序,揮動警棍時打及一人,結果襲擊罪成,要身陷囹圄。他的行動是對是錯,社會仍有不同看法,但多帶有預設立場,要就此作出客觀判斷,必須全面考慮他當時所處的環境,及群眾失控可能發生的後果,才對他公道。

  回看朱經緯被指打人的那個「旺角黑夜」,絕非和風細雨,而是充滿暴戾之氣,部分人不斷挑釁警員,群眾則伺機衝擊秩序,街頭危機四伏,隨時演變成大騷亂。警方很明白當時面對的是一個大炸彈,如果失控爆炸,後果不堪設想。須知道,旺角向來是「九反之地」,有背景人士混雜於激進示威者中,現場警務人員所受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情況凶險 須控制群眾

  事實上,在佔領期間,旺角不斷出現類似的亂象,警員雖然極力保持克制,盡可能不動用武力,但部分激進示威者變本加厲,故意破壞秩序,例如衝出車路挑戰警方,如果警員不採取較強行動,情況必會惡化。

  朱經緯當時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執行職務,他所要做的,與其他現場的警員一樣,都是努力控制肆意而為的人群,把亂局推回正軌,防止混亂蔓延擴大。情況如此凶險,他和其他警員必須採用一定程度的武力,才可令秩序回復正常。

  任何警員面對這處境,都承受着極大壓力,而他們每一刻都要判斷目下情況,決定怎樣反應和行動,這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不容猶豫。朱經緯當時見到人群中部分人士欲走出車路,如他們不受控制,道路就會被堵塞,故他必須把人群逼回行人路,而揮舞警棍就是為此,過程中要避免觸打到任何人,實在很不容易。

  防止騷亂 做應做的事

  警員要制止混亂,一定要採用某程度的阻嚇手段,如果我們從這角度看,當可理解朱經緯那時的做法。事實上,其他國家爆發街頭騷亂,多數是由一小部分人蓄意破壞秩序觸發,星火燎原,迅速蔓延,以至一發不可收拾。這情況同樣可於當晚的旺角出現,一些在場人士伺機製造亂局,故警員不能讓更多人受氣氛感染,加入搗亂,必須予以震懾,那就等於消防員向火頭射水,防止火勢擴大。

  街頭爆發暴動會造成怎樣的破壞,大家從兩年前旺角騷亂的慘痛經驗中可見。其實早在佔領旺角期間,暴動危機已經潛伏,試想想,如果當時警員不是用各種方法努力控制搗亂群眾,大騷亂可能已在那時爆發。

  朱經緯與其他當時盡責維持秩序的同僚一樣,只是做警務人員應該做的事,避免亂局惡化,維持社會安定,他卻因此黯然陷獄,這對他是否公道,值得大家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