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中文大學醫學院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副教授許金山涉於三年前以充滿一氧化碳的瑜伽健身球殺害妻子黃秀芬及次女許儷玲案,辯方昨於高等法院作結案陳辭時強調本案並沒有任何目擊證人,只能依靠事實及情況推斷。

  辯方指其妻子、朋友及子女等人已知許出軌多年,許氏夫婦有第三者一事已是「公開的秘密」,許金山及妻子又沒有金錢爭拗,故認為許金山欠缺殺人動機。辯方指案發過程有無數其他可能性,可能是其次女或把一氧化碳誤當殺蟲劑放到車內,更或是其妻在不知情之下在車尾箱內為瑜伽球放氣,而意外地製造了車內布滿毒氣的案發現場。

  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指,許金山與妻子黃秀芬二人已以子女為前提不離婚以照顧子女來安頓事件,而許金山身兼醫生及教授兩職日理萬機,照顧子女及其飲食等均由妻子主理,如妻子離開或離世,便沒有人照顧子女,又須像現在這樣邀請由馬來西亞特意來港的胞姊照顧其子女,故許金山沒有理由突然心血來潮衝動殺妻女。而且許金山與妻子黃秀芬都有聯名戶口,無論其中一人需要金錢時都可隨意從戶口提取金錢,可見二人沒有金錢上的問題。

  辯方多次強調,許家為問題多多的奇怪家庭,但不認為事件為妻女二人自殺,亦認為現年五十三歲的許金山已在醫學界服務多年,一直以拯救生命為本,豈會輕易改變理念而奪去他人生命。而且如真的像控方所指,許是一早準備精細縝密的殺人計畫,並不會愚蠢地讓至少十二位相關人士知道他參與一個與一氧化碳有關的實驗,亦在WhatsApp及電郵等留下蹤迹,故冀陪審團不要持有偏見及須弄清楚甚麼事情是不確定曾發生的。

  主審法官張慧玲為免陪審團或會受將到港的颱風「山竹」影響而導致不便,故把案件押後至下周二再續,屆時法官將引導陪審團。案件編號:高院刑事三七四——二○一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