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大概被艾方素卡朗的《引力邊緣》,還有列尼史葛的《火星任務》等一人宇宙場景迷住了,聽着Spiritualized新碟《And Nothing Hurt》,愈覺如斯調子,有種孤寂的詩意與美感。據悉《And Nothing Hurt》可能是Spiritualized最後一張專輯,這篇太空人流浪記,來到終站了嗎?

  Jason Pierce,又名J. Spaceman,以「太空人」自居,擅長炮製一首又一首精妙絕倫、氣勢磅礡的太空搖滾作品。他宅在家中/錄音室裏,把玩電子音樂製作/混音器材,難道不像坐在太空船控制室裏,利落地扭動那部超複雜的電子儀器嗎?筆者早就乘着J. Spaceman號飛船,從Spacemen 3到Spiritualized,進行一次又一次太空漫遊與探索。

  從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英倫搖滾、獨立、另類音樂的氛圍走過來的樂迷,Jason Pierce/J. Spaceman是難以跳過的名字。他曾組過的傳奇迷幻搖滾樂團Spacemen 3,大玩新迷幻、Noise Rock、Space Rock等等,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然而筆者卻是要待至Spiritualized時代,才真正迷上他的太空搖滾,又或者說,因為Spiritualized,因為Jason Pierce,我追回Spacemen 3,以至從Spacemen 3分裂出來的Spectrum(另一個分裂出來的音樂單位正是Spiritualized)。

  許多人都說Jason Pierce是控制狂、獨裁者,當年跟Spacemen 3另一領軍人物Peter Kember/Sonic Boom不咬弦,兩人意見不合,導致樂團走上解散一途,後來兩人各自各精采,Sonic Boom組成了Spectrum,Jason Pierce創辦了Spiritualized,但似乎還是後者有名氣得多。

  從一九九二年《Lazer Guided Melodies》開始,到今年的《And Nothing Hurt》,Spiritualized已發表了八張錄音室專輯,新作跟上張專輯《Sweet Heart Sweet Light》相隔六載,亦是樂團闊別樂迷最久的專輯。Spiritualized樂迷可滿足了,既隨着《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一九九七年)漂浮太空、接受《Amazing Grace》(二〇〇三年)那來自宇宙的奇異恩典,也在《Songs in A&E》(二〇〇八年)聆聽Jason Pierce受肺炎來犯、在醫院經歷生死的呻吟與呼喊。來到《And Nothing Hurt》,似乎宣告,儘管自己多年獨步宇宙任闖蕩,還是安然無恙。

  比起Spiritualized從前動輒出動大格局編制,搖滾電子管弦樂交織並濟,《And Nothing Hurt》雖有《On The Sunshine》、《The Morning After》等作品較重「鑊氣」,但整體而言更有返璞歸真之感,好像《Here It Comes(The Road)Let's Go》、《Let's Dance》、《Damaged》等等,都揚起恬靜優美Ballad曲風,儘管時有擺動蕩氣迴腸的尾巴,但這位太空狂人似乎就是想邀樂迷一起高歌共舞,白噪音也柔和,太空意象愈拉愈近。

  首張單曲《I'm Your Man》同樣情深款款,識睇要睇埋MV,那更像公路電影,更像訴說這個太空人已經回到地球,還似乎穿越時空返回舊時舊地,只見他提着行李,駕着老車,穿過廣闊荒野,長路漫漫,他有時踏在一片沙泥上向不知誰人獻花,有時獨坐酒店牀上,有時在泳池躺臥,全片到處洋溢一抹懷舊情調,加上現景實況,跟Jason Pierce身上一襲太空戰衣所構成的衝突感,奇怪也有趣。

  太空狂人似乎回歸了地球,腳踏實地,樂迷這趟太空旅程夠了嗎?還是仍然期待搭上Spiritualized下一列離開地球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