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颱風先後威脅香港,令市民相當關注。現時看來,全球極端天氣愈來愈頻繁,如何應對成為政府一個高度關注的事項。

  佳節消費遇打風

  近年天氣轉趨極端,與此同時天文氣象科技發達,令市民掌握天氣更快。事實上,現時天文數據都是公開,不少私人企業進行天文偵測,提供予航運、航空公司使用,成為一門生意。

  本周兩個颱風先後威脅香港,打工仔最關注是會否打得成風有假放,做生意的則着緊會否需要停業,影響收入,像這兩天是中秋購物高峰期,商號自然希望風平浪靜。同樣關心,兩種心情。除市民外,政府對極端天氣的變化亦頗為緊張,尤其是正逼緊香港的「山竹」,據稱威力非常大,較去年的「天鴿」更來勢洶洶。近日官場流行一個潮語─—「西登」,其實是上次「天鴿」襲港時唱起的新詞,形容颱風的登陸位置。

  三跑填海已增高

  究竟颱風是否正面吹襲、行經的路徑,都對香港有很大影響。有官場中人表示,近年天氣愈趨極端,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颱風及暴雨一再出現,以往採用的防災措施是否足夠應付,需要好好檢討。早前日本因為風災而導致機場癱瘓,有人擔心香港現時正在興建的「三跑」是否安全,認為在海上建島興建機場的風險很大。

  有官員解釋,早自啟德機場開始,已是填海而建。過往的機場都在內港,而內港的潮水因為地理上的樽頸位影響,水位未必比外海為低。新機場島對於天氣變化已做了預測及準備,為全球水位上升而加高,應可應付未來需要。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未來的天氣會否更為極端,未能完全可以確定,現時可以說的是,對於須應付氣候變化已在預計之內。

  西區大潮風險高

  有官員指,除了機場島填海高需要留意外,還要小心大潮,就像上次「天鴿」,低窪地區出現水浸及海水倒灌現象,甚至令地庫停車場淹沒,反映天文大潮隨時襲港,且會造成嚴重損毀,香港西部這個風險不低,其中港島區尤為需要關注。

  官員舉例,現時香港很依賴港鐵的地下系統,但港鐵貫通全港,低窪地帶的防潮設施是否足夠,政府亦表示關注。過去遇上大潮時,部分港鐵車站亦有出現入水情況。因此,對於加強防潮措施,絕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