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前警司朱經緯於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毆打途人,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今年年初判囚三個月,獲准保釋等候上訴,案件昨在高等法院續審。上訴一方表示事發至今已近四年,朱不斷被傳媒跟蹤,令他未能正常生活,並透露他有意找工作,卻因案件使他無法找到合適僱主,而且他已被還柙十六天,懲罰已經足夠,希望法官可改判他有條件釋放。法官聽畢雙方陳詞後,將案件押後至下月十四日頒判詞。        

  代表上訴人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陳詞時,再度質疑事主鄭仲恆的誠信,而他於事發期間不情願離開現場,又向警方大叫。郭莎樂強調法庭須確定朱有意圖使用不合理及非法武力,方可定罪。惟朱當時正控制人群,故他認為自己有必要作出該行為。

  郭莎樂又表示,事主求醫時並非為了得到治療,而是為了申請病假,以及醫生可為他的傷勢拍攝,讓他作檢控之用,直言其做法不尋常。郭莎樂另指,事主於案發時故意不離開,其態度亦屬侵略性行為,認為判斷不應僅限於他的身體動作。

  郭莎樂提到,朱受到支持佔領行動人士的煩擾,又曾遭傳媒跟蹤一個月,並舉例指上周他與家人在餐廳用膳,亦被記者跟蹤。朱於退休後,本希望在未年老及健壯時找工作,但本案令他無法找到合適僱主,使他無法正常生活。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麥禮士則表示,無證據顯示事主曾對警方喝罵及作出具侵略性的言論,反之事主表明他們只是路過、要求警員不要打他,無作出不遵從警方指示的舉動。朱在案發前沒有見過事主,故當時不可能知道他是否活躍示威者。而且,當時人群受控,事主已行經該處,惟朱仍從後施襲。麥禮士指明白於佔領期間,警方長時間備受壓力,但這只是求情因素,不能合理化其行為。案件編號:高院裁判法院上訴七○——二○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