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收回新界農地建屋成為「土地大辯論」其中一個探討方向,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現時新界土地約三分一屬於「祖堂地」,合共佔地二千公頃,原居民普遍願意由政府收地建屋,但賠償金額應劃一採用甲級農地標準,即每平方呎收地賠償約一千元,強調只是「勉強接受」。至於年底開審的丁權司法覆檢案,梁福元希望透過人大釋法解決爭議,又質疑港府處理案件欠積極。

  「祖堂地」是指新界原居民繼承祖先而集體擁有的土地,有關土地在法例上不屬於任何一個人,而是由源自同一祖先的同姓原居民男丁所共同擁有的財產。原居民若出售「祖堂地」,必須先獲得當區民政事務專員同意,不少祖堂在出售公業時需要所有持份男丁同意才能執行。

  目前政府要發展新界鄉郊地方,若土地涉及私人業權,會向業權人發放賠償金額,政府會按農地所處的地區,將賠償金額分為甲、乙、丙及丁四級。根據地政總署今年四月數字,涉及新市鎮或全港性主要工程,即俗稱甲區的農地收購賠償金額為每平方呎一千二百四十八元;若在甲區以外徵用的農地,乙、丙及丁區的農地每平方呎賠償金額,分別七百八十元、五百二十元及三百一十元。

  梁福元表示,原居民有地亦未必有錢起屋,收回「祖堂地」建屋可把祖先留下的土地「發揚光大增值」,但政府收地應劃一採用甲級農地標準,「大家都係土地,同樣有潛在價值」,「一千蚊係基本啦,你收咗我塊地,原居民都唔搵唔番間屋住,買唔起,(賠償額)去市區分分鐘廚房都買唔到啦!」但不分農地等級劃一賠償,是否開價太高?梁福元指一千元只是勉強接受,「你出一千蚊,村民都唔想被人收,你賣番出去成一、兩萬元一呎,你無我啲麵粉,你點起樓?」他又指,由政府收地建屋可避免利益衝突或「枱底交易」,「唔係我介紹畀發展商,由政府收最公道,無得呃。」

  至於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發展新界土地,梁福元認為是好事,原居民歡迎政府向他們覓地,但提出建屋後政府應扣除發展成本等,將三成利潤予業權人,例如是租金收益或單位數目,「視乎不同地方、發展規模,分租金、分單位、分紅、分利潤乜都得,甚至再用Letter B(換地權益書)擺十年、二十年,今日一千蚊呎收地,十年後可能一萬蚊呎,至少有個選擇。」梁福元指,若實行「公私營合作」,「預咗」發展商一定會壓低農地價錢,形容村民「好慘」,但若發展商希望項目完善,便要與鄉事談好條件。

  提到十二月開審的丁權司法覆檢案,梁福元指,法庭不能解決政治問題,質疑港府處理案件有欠積極,「借法庭殺丁,你估我哋唔知咩?原居民都好有智慧,唔好當佢傻。」他否認鄉事是「特權分子」,「就算我有特權,都係與生俱來,新界人傳統生活方式有幾百年歷史。」他透露,鄉議局曾與中聯辦就案件聯繫,但當局說這是特區內部事務。

  梁福元認為,最好透過人大釋法解決丁權爭議,由中央解釋《基本法》第四十條原意,即「傳統合法權益」是否包括丁屋,「全中國唔知有幾多少數民族,有自己傳統文化受保護,西藏、新疆都有法例保障啦!」他慨歎不少原居民亦未有屋住,「你仲攞晒新界人土地解決香港市民房屋問題,我係咪一定有責任幫政府先?」對於有市民不滿原居民享有丁權,梁福元笑言「無得恨、無得妒忌」,強調新界人的土地私有產權受《基本法》保護。

  至於會否再考慮組黨增加政治籌碼,梁福元指自己已經意興闌珊,「費事再做醜人,做下順民」,但強調「沉默唔代表懦弱」,新界人一旦爆發會引起動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