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董鑫

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又有了一項新兼職。

昨天(11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通知,將“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調整為“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領導小組”,韓正擔任組長。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協作小組在2013年成立之後,還是第一次有重大調整。

最引人關注的是小組人員調整,領導小組組長不再是北京市委書記,改由國務院副總理親自擔任。

這種調整會帶來哪些變化?咱們還得從《大氣十條》談起。

從“協作”到“領導”

2013年9月,《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印發,簡稱《大氣十條》。

《大氣十條》明確規定,要建立京津冀、長三角區域大氣汙染防治協作機製,由區域內省級人民政府和國務院有關部門參加。

當年10月23日,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山東省和環境部、國家發改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中國氣象局、國家能源局的負責人,在北京召開首次工作會議,就《大氣十條》各地貫徹落實情況、當年冬天大氣汙染防治工作措施和製訂空氣重汙染應急方案等進行交流、協調與部署。

上述參加首次工作會議的六個省區市和七個中央部委,就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的最初組成部門。

到2015年5月,又加入了河南省政府和交通運輸部,組成部門擴充為七個省區市和八個中央部委。

從“協作小組”升格為“領導小組”之後,組成部門和人員都有了變動。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發現,在領導小組成員中,陳吉寧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的“老人”,在擔任原環境保護部部長的時候,他曾經參加過多次協作小組會議。



△2016年10月20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第七次會議在北京召開,時任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右三)出席並講話

與“協作小組”對比,“領導小組”主要變化有三。

第一,組長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親自擔任,副組長分別為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傑、北京市市長陳吉寧、天津市市長張國清和河北省省長許勤。

而據北京市環保局區域協調處處長閻育梅在《中國機構改革與管理》雜誌撰寫的文章介紹,原協作小組的組長是北京市委書記,副組長是原環保部和京津冀三地政府的主要負責人。

第二,小組成員中,除了原“協作小組”包括的七個省區市和八個中央部委,還多了一名國務院副秘書長和一名公安部副部長。

第三,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生態環境部,辦公室主任由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兼任,成員為領導小組成員單位有關司局級負責人。

原協作小組辦公室則設立在北京市環保局。

聯防聯控有何成效?

從2013年到2018年,原協作小組共開過十一次全體會議,最近一次是在今年1月25日。

從人員組成看,雖然協作小組是由北京市牽頭,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也出席過很多次全體會議。

就在1月25日,張高麗還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第十一次會議上講話,要求因地製宜、穩妥推進北方地區清潔供暖,完善配套政策,保障天然氣供應,確保群眾溫暖過冬。



根據公開報道,全體會議一般一年兩次,分別在上半年和下半年,還有專題會議,協調聯合保障國家重大活動期間的空氣質量等。

比如2015年8月,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小組就召開專題會議,動員部署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空氣質量保障工作。

根據閻育梅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協作機製建設》一文中的總結,協作小組成立之後,京津冀區域大氣汙染治理從各自為政的模式逐步轉向聯防聯控的模式,主要進行了六大方面的具體工作:

1. 進行京津冀環境保護合作頂層設計;

2. 建立完善京津冀聯動執法機製;

3. 深化“2+4”(北京與保定、廊坊;天津與唐山、滄州)結對合作機製;

4. 建立完善區域空氣質量預報預警及應急聯動機製;

5. 深入開展大氣汙染治理科研合作;

6. 統一區域排放標準

讓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印象很深的是第4條。早在協作小組成立之前,專家學者就一直在呼籲京津冀地區建立空氣重汙染應急聯動機製。

2016年12月2日至4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發生了一次大面積區域性空氣重汙染過程,影響範圍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東、山西、河南、遼寧等7省市,涉及到60多個城市。

當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首次實現了區域高級別、大範圍預警應急聯動。

11月29日,原環保部函告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山東省、河南省人民政府,實施區域聯動,共同應對重汙染天氣;隨後,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有60個城市統一啟動預警響應,其中河北石家莊、山西臨汾等9個城市拉響紅色預警;同時,各地還及時采取措施,大幅削減汙染物排放,一定程度上減輕了重汙染強度。

為何要升格?

調整之後,領導小組的主要職責為:

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以下稱區域)大氣汙染防治的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

組織推進區域大氣汙染聯防聯控工作,統籌研究解決區域大氣環境突出問題;

研究確定區域大氣環境質量改善目標和重點任務,指導、督促、監督有關部門和地方落實,組織實施考評獎懲;

組織製定有利於區域大氣環境質量改善的重大政策措施,研究審議區域大氣汙染防治相關規劃等文件;

研究確定區域重汙染天氣應急聯動相關政策措施,組織實施重汙染天氣聯合應對工作;

完成黨中央、國務院交辦的其他事項。

看起來,與原有協作小組的職責重合度甚高。為何要“升格”?

京津冀與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這樣解釋:

由國務院領導擔任組長,可以進一步強化京津冀區域協作機製的領導力、執行力,結合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加快區域空氣質量改善進程。

趙英民還透露了一個升格後的新變化。

除了現有的京津冀、長三角區域大氣汙染防治協作機製,還要建立汾渭平原大氣汙染防治協作機製,納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領導小組來統籌領導。

補充一下背景。

汾渭平原地區包括山西省呂梁、晉中、臨汾、運城,河南省洛陽、三門峽,陝西省西安、寶雞、渭南、鹹陽、銅川等11個地市。

近幾年,該地區多項汙染指標不降反升。2017年,11個城市的PM2.5濃度年均值達68微克/立方米,是全國汙染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今年年初,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傑在2018年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對今年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做出部署時就表示,要將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汾渭平原等重點區域作為打贏藍天保衛戰的“主戰場”。

韓正與京津冀

履新國務院副總理4個月,韓正有兩份與京津冀有關的兼職,除了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剛才說過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汙染防治領導小組組長,還有一個更為宏觀的,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組長。

6月1日,韓正主持召開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會議,以“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組長”的身份第一次出現在公開報道中。

在此之前,他已經在河北和北京兩地進行過調研。

5月14日,韓正上任之後第一次出京調研,就去到了河北雄安新區。



在雄安新區,韓正考察了交通樞紐規劃建設進展、察看森林城市專項規劃和植樹造林進展情況、了解啟動區控製性詳規編製和白洋澱生態保護情況和數字雄安建設以及容東安置區規劃建設情況。

韓正走後第二天,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就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審議了《白洋澱生態環境治理總體方案》,審議並通過了《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工作規則》和《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工作細則》。

5月28日,韓正去往北京市通州區,調研北京城市副中心規劃建設工作。了解副中心規劃建設進展,實地察看辦公樓工程以及園林、管線等配套工程,察看大運河沿岸生態環境治理情況等。



在兼職身份公開之後,6月19日,韓正又前往天津調研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他強調,天津要立足比較優勢,把握功能定位,在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中作出更大貢獻。 



來源:政知道